琴帝 > 琴帝 > 第十八章 琴唤冥雪 一

第十八章 琴唤冥雪 一

  麻烦书友们多多投票、收藏本书,谢谢。月票请先投生肖。

  —————————————————————————-

  叶音竹道:“一次治疗是【琴帝】不够的【琴帝】。我需要用紫竹针逐渐贯通她面部的【琴帝】经脉,让坏死和萎缩的【琴帝】经脉重新焕发生机。然后将她体内隐藏在经脉中的【琴帝】余毒逐渐排除。今后每周我要给她施针一次,共约十次左右,应该会有明显的【琴帝】变化。至于最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也不能肯定。但至少容貌也能恢复到七成以上吧。”

  看着叶音竹,听着他那喘息而疲倦的【琴帝】声音,香鸾突然发现,这个为神音系争得了巨大荣誉,神音系有史以来的【琴帝】第一名男学员,看上去竟然很可爱。他那纯净的【琴帝】目光就像个孩子,最令香鸾心生好感的【琴帝】,是【琴帝】叶音竹那毫无功利性的【琴帝】赤真。

  “我替海洋谢谢你。不论是【琴帝】否成功,我们都会感激你的【琴帝】的【琴帝】帮助。”

  叶音竹微微一笑,此时,阵阵晕眩伴随着强烈的【琴帝】疲倦正在侵袭着他的【琴帝】大脑,“感谢就不用了。我只是【琴帝】不想看着海洋学姐一直沉郁下去。一个女孩子受了这样的【琴帝】伤一定很痛苦。香鸾学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治好她。好了,我先走了,你帮她擦擦身上吧。那流出的【琴帝】液体,就是【琴帝】她体内原本的【琴帝】毒素。这次清除了一些,她应该会感觉舒服一点。我要先走了。”

  “休息一下再走吧。”香鸾赶忙道。

  叶音竹摇了摇头,轻咬舌尖,利用刺痛令自己略微清醒一点,开门而去。

  看着叶音竹离开的【琴帝】背影,香鸾笑了,那是【琴帝】一种发自内心的【琴帝】欣赏,轻声道:“叶音竹,你有一颗金子般的【琴帝】心。”

  “音竹,你怎么了?”苏拉一把扶住脚步虚浮的【琴帝】叶音竹,吃惊的【琴帝】看着他。

  叶音竹微笑道:“没什么,只是【琴帝】有些疲倦而已。我们回去吧。”

  苏拉轻叹一声,道:“你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摹厩俚邸裤好了。来,我扶你。”一边说着,他将音竹的【琴帝】手臂搭在自己瘦弱的【琴帝】肩膀上,朝混合区宿舍走去。他眼中明显流露出心疼的【琴帝】神色,只是【琴帝】因为夜色朦胧,再加上叶音竹精神消耗过大,并没有发现。

  晚风清凉,吹在身上说不出的【琴帝】舒服,此时叶音竹的【琴帝】心情比这夜风还要轻快。帮海洋治疗,他从来都没想要得到过什么,但此时,他却发现自己得到了很多很多。心中那种帮助人后的【琴帝】畅快感,就是【琴帝】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琴帝】。原来帮助人的【琴帝】感觉是【琴帝】这么好。

  醇和的【琴帝】微笑,出现在他嘴角处,感受着秋风吹拂,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座米兰魔武学院了。

  神音系宿舍。

  “我这是【琴帝】怎么了。”海洋朦胧的【琴帝】清醒过来。外面的【琴帝】天还是【琴帝】漆黑的【琴帝】,香鸾正坐在她身边,用温热的【琴帝】毛巾帮她擦着身体。

  “舒服点么?”香鸾关切的【琴帝】问道。

  海洋愣了一下,这才回想起之前发生的【琴帝】一切,有些苦涩的【琴帝】道:“他走了?”

  香鸾点了点头。

  海洋轻叹一声,目光幽幽而冰冷,“我知道,自己这一生本来也没有恢复的【琴帝】希望了。不应该麻烦他的【琴帝】。他是【琴帝】个热心的【琴帝】好人。”

  香鸾噗哧一笑,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不应该让他看到你的【琴帝】身体呢。”

  海洋脸色一红,道:“姐姐,你怎么这么说。难道你看不出,他和那些普通人不一样。其他学系的【琴帝】男学员,哪个看到我脸上的【琴帝】伤疤不是【琴帝】敬而远之?只有他,从来都没有给我任何不舒服的【琴帝】感觉。”

  香鸾笑道:“看来,这个叶音竹还真是【琴帝】打动了你的【琴帝】心呢。”

  海洋脸色微微一变,摇了摇头,道:“姐姐,你别乱说。音竹是【琴帝】好人,但我们是【琴帝】不可能的【琴帝】。你是【琴帝】知道的【琴帝】,我这一生,早已经不会去想男女之事了。”

  香鸾道:“为什么不想?难道你忘记自己小时候发过的【琴帝】誓言了么?那时候你说,如果谁能治好你脸上的【琴帝】伤,不论他是【琴帝】什么人,不论他多大年纪,你都会嫁给他作为报答。现在这么好的【琴帝】一个英俊小正太放在你面前,连我都有些羡慕你了呢。”

  “姐姐,你……”海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香鸾的【琴帝】目光由呆滞逐渐变得异样了,颤声道:“你是【琴帝】说,他,他竟然成功了么?”

  香鸾从一旁拿过一面铜镜递到海洋手中,微笑道:“你自己看吧。”

  颤抖着接过铜镜,海洋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琴帝】心变得稳定下来,这才敢向镜子中的【琴帝】自己看去。

  苍白的【琴帝】脸色多了几分红晕,黑发因为出汗而有些凌乱,脸上的【琴帝】伤疤并没有消失,还是【琴帝】狞恶的【琴帝】存在于原本的【琴帝】地方。但是【琴帝】,失望的【琴帝】情绪并没有出现太久,只是【琴帝】一刹那的【琴帝】工夫,海洋就发现了自己的【琴帝】不同。原本暗红色的【琴帝】伤疤变成了粉红色,尤其是【琴帝】伤疤最外围的【琴帝】一圈,竟然是【琴帝】鲜红色的【琴帝】,粉嫩嫩的【琴帝】肌肤,似乎在轻轻的【琴帝】蠕动,一丝丝麻痒的【琴帝】感觉不断从伤疤处传来。

  “有感觉了。它竟然有感觉了。”海洋惊喜的【琴帝】看着镜子中的【琴帝】自己,下意识的【琴帝】抬起另一只手***在自己脸上。自从小时候受伤以后,这半边脸就完全麻木了,十七年了,面庞第一次有了感觉,虽然是【琴帝】那样的【琴帝】轻微,但是【琴帝】,这突然的【琴帝】感觉却像希望的【琴帝】种子一样,在她心中瞬间燃烧。

  香鸾道:“别问我他是【琴帝】怎么做到的【琴帝】,我也不知道,当时他的【琴帝】动作很快。我只是【琴帝】看得出他很累,累的【琴帝】都有点站不稳了。他说,你脸上的【琴帝】伤需要多次治疗,大约十次左右可以治好,容貌至少可以恢复到七、八成的【琴帝】程度。你说,你是【琴帝】不是【琴帝】应该向他来履行诺言呢?”

  海洋呆滞了,今晚,对她来说,注定是【琴帝】一个不眠之夜。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不大的【琴帝】窗户射入宿舍的【琴帝】时候,叶音竹已经从静修中清醒过来。昨晚的【琴帝】消耗和疲倦不翼而飞,全身都充满了轻快和力量的【琴帝】感觉。攥了攥拳头,他不禁自言自语的【琴帝】道:“什么时候我的【琴帝】恢复能力变得这么好了。这已经不是【琴帝】第一次了。”

  “音竹,赶快洗漱吃饭吧。”苏拉一如既往的【琴帝】准备好了早餐。或许是【琴帝】因为找到了工作的【琴帝】原因,今天的【琴帝】早餐中多了几个鸡蛋,明显要丰盛了许多。

  “苏拉,哪里来的【琴帝】鸡蛋?”叶音竹闻着早餐的【琴帝】香气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但在苏拉灼灼的【琴帝】注视下,还是【琴帝】先去简单的【琴帝】洗漱。他心中一直认为,苏拉绝对是【琴帝】最好的【琴帝】管家,至少自己被他管的【琴帝】很无奈。

  “鸡蛋当然是【琴帝】我买的【琴帝】,否则,你以为天上会掉下鸡蛋不成?”苏拉没好气的【琴帝】哼了一声。他的【琴帝】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似乎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似的【琴帝】。

  叶音竹惊讶的【琴帝】道:“你买的【琴帝】?难道是【琴帝】早上去买的【琴帝】?那你要起多早啊!”

  苏拉很自然的【琴帝】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那么懒惰,要睡到天亮才起。快来吃吧。”

  坐在狭窄的【琴帝】餐桌旁,叶音竹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己似乎在吃早餐的【琴帝】时候无意中说过,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吃鸡蛋。难道苏拉他……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