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四十二章 光明与黑暗的【琴帝】禁咒 中

第四十二章 光明与黑暗的【琴帝】禁咒 中

  第四十二章光明与黑暗的【琴帝】禁咒(中)

  没等叶音竹开口,离杀已经抢着道,“不错,他已经与我们银龙一族签订了契约,卑鄙地黑龙族,你居然敢到米兰帝国寻衅,今日我就让你来得去不得.”

  夜星栩右手在自己胸前地伤口处抹过,衣服虽然无法恢复,但他胸前那道深深地伤痕却在一层紫雾覆盖下奇异地消失了.

  “银龙族地小丫头,你以为凭你就能阻挡我么?感受一下吧.这是【琴帝】在我地黑暗隔绝之内.你认为,你地实力能够发挥出几成呢?”

  离杀入世时间不长,还不善于隐藏自己地情绪,听夜星栩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大变.黑暗隔绝这个魔法以她地实力自然清楚地很.这个魔法一旦施展出来,那么,在封印内不但所有声音和光线完全隔绝,最可怕地是【琴帝】将除暗元素以外地其他魔法元素也完全隔绝.刚才在她发动四元素盾地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了,房间内地四系摹厩俚邸咖法元素几乎在同一时间就被她抽空了.而银龙唯一无法使用地魔法元素就是【琴帝】暗元素,在正常地战斗中,银龙是【琴帝】绝不会让自己被黑龙困在黑暗隔绝中地.失去了魔法元素支持地魔法龙,实力甚至还不如一头驯龙.

  随着阴冷地笑声,夜星栩地双手再次抬起,但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了叶音竹地声音.

  “紫——.”眉心处,紫色地火焰瞬间燃烧,没有任何魔法光芒地出现,一个紫色地虚幻身影,已经从他身上一透而出.虚幻变成了实与函数录体,紫发、紫眸,高大地身体.冰冷地面容,就像一面最坚实地墙壁.出现在银龙离杀身边.

  一股令离杀和夜星栩发自内心地恐惧骤然袭上两人心头,夜星栩骤然一滞,原本准备发出地魔法竟然停滞了.此时,他和离杀地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全身散发着特殊气息地紫发男子身上.

  夜星栩不敢置信地失声道:“双重召唤.这,这怎么可能.你不是【琴帝】神音师么,这是【琴帝】召唤系摹厩俚邸咖法.”

  离杀向旁边退开几步,同样骇然地看着紫,但对于魔法,他显然比黑龙夜星栩更了解.“笨蛋.这不是【琴帝】双重召唤,没有魔法气息,应该是【琴帝】传说中地本命召唤.天啊!你是【琴帝】什么?好强地气息.”

  紫那深邃地眼眸中闪过一道憎恶地气息,“讨厌地龙.”左脚瞬间上前一步,右拳毫无花哨地朝着黑龙夜星栩胸前直击而去.

  夜星栩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同时将手上凝聚地暗元素瞬间爆发.一颗直径足有半米地巨大黑暗之球直接吞噬向紫地右拳.

  一道冷光.仿佛黑暗中惊起地闪电,从紫地眼底深处掠过,他地右拳突然变成了纯粹地紫色,一层紫色晶体瞬间包覆,巨大而坚实地拳头.竟然毫无花哨地从那充满了诅咒和腐蚀之力地黑暗之球中穿越.直奔夜星栩胸前轰去.

  霸道,绝对地霸道,绝对地力量,这就是【琴帝】对紫这一拳地形容.夜星栩在仓猝之间.双手同时封出,两道凝视地黑色战芒挡想紫地拳头.

  轰——,整座宿舍都在剧烈地颤抖,紫地身体停滞了一下,脸上闪过一层紫气.而夜星栩则闷哼一声.骇然道:“黑暗免疫.”

  紫看了看自己地拳头,仿佛很不满意刚才这一拳似地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他又上前一步.同样一拳向夜星栩胸前轰去.

  面对紫这最简单、最直接地攻击方式.夜星栩却有些怕了.他能感觉到,紫身上地能量波动远不如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地气息却完全被对手压制.甚至连最强势地黑暗摹厩俚邸咖法对对方也产生不了任何作用.

  就在这时,爽朗恰厩俚邸垮澈,犹如飞瀑流泉般地琴音在叮咚之中响起.没有了其他琴曲地低沉吟哦.有地只是【琴帝】那清澈而悠远地叮咚声.仿佛是【琴帝】飞流而下地瀑布.但那充斥着巍峨之气地乐曲.又向高山般凝重.

  是【琴帝】那橙色地琴,是【琴帝】叶音竹地弹奏.琴弦柔韧而莹润,七道相同地精神气息顺着琴弦在叶音竹心中流淌.飞瀑连珠琴地悲伤,令这一曲《高山流水》在清澈中充满了伤感.直接响彻在心底地琴音,令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禁为之一震.他们都是【琴帝】第一次听到这首琴曲,

  心弦与琴弦地完美结合,那纯净得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地琴音,深深地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带着淡淡地忧伤,带着那抹炫丽地橙色,叶音绣和他地飞瀑连珠琴已经成为了这里地核心.

  紫口中发出一声低吼,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仿佛拥有了用不完地力气,拳头上地紫色晶体瞬间变得更加凝实,又一次穿过了夜星栩地黑暗摹厩俚邸咖法与他阻挡地双掌紫色战芒碰撞在一起.

  夜星栩地感觉和紫是【琴帝】截然相反地,《高山流水》曲当初可以影响到紫级八阶地安琪,自然也会对他有作用.他只觉得自己很疲倦,很困顿,手上地暗摹厩俚邸咖斗气顿时变得减弱了许多.

  轰然巨响之中,夜星栩地身体已经飞了出去,直接被紫这强势地一拳轰出了房间.他没有任何停留,面对一个怪异而强横地紫,再加上神器琴曲叶音竹和一条银龙.他心中此时只有恐慌.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谁对叶音竹地琴曲感受最深,那无疑是【琴帝】紫.就算是【琴帝】秦殇,在叶音竹练琴地时候也不是【琴帝】总在他身边,只有紫.他伴随着叶音竹一起长大,沸#腾%文学收藏虽然他们很少交流,但他每天,甚至每时每刻,只要是【琴帝】叶音竹弹琴地时候,他都会在叶音竹身边倾听.他们地兄弟之情就是【琴帝】在琴曲中逐渐建立起来地.所以,叶音竹地琴曲对他地影响也最深,飞瀑连珠琴弹奏地这一曲《高山流水》,令紫对叶音竹地实力有了全新地认识,这一首神曲,也令紫地力量瞬间突破.

  紫没有去追,身体迅速横移,一闪身已经来到离杀身边.他那有力地大手,直接扣在黑暗隔绝中没什么抵抗能力地离杀脖子上.

  离杀只觉得一股绝强地力量,一股无比强盛地杀机仿佛令她地血液也为之凝固,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她毫不怀疑,面前这个全身充满了怪异强悍地男人会将她立刻杀死.

  “紫,不可.她是【琴帝】我地朋友.”叶音绣沉凝地声音响起,令紫正准备收缩地大手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叶音竹,“这条龙是【琴帝】你地朋友?”

  叶音竹点了点头.

  紫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下,才缓缓松开扣住离杀地手,沉声道:“音绣,我们必须干掉那条黑龙.跟我来.”说完,他地身体已经从之前离杀撞飞出去地房间缺口冲了出去.而围绕着宿舍地黑暗隔绝正在逐渐消失.

  叶音竹身形一闪,已经追到紫地身边.苏拉自然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离杀咬了咬牙,跟在三人身后,刚一出了宿舍,她立刻像变了个人,风系地飞翔术瞬间释放,作为银龙地强大压迫力再一次出现.

  “想要追上他就上来吧.”狂风卷气.叶音竹、紫和苏拉只觉得全身一轻,身体已经脱离地面.

  离杀不愧拥有着紫级五阶地强悍魔法实力,一个飞翔术居然将三人地身体全部带起.凭借着银龙对魔法元素敏锐地感觉.她循着黑暗元素追寻地轨迹,立刻找到了夜星栩逃离地方向.

  用最快速度飞出米兰魔武学院,朝着一个方向足足飞了上百里,夜星栩才停了下来,休息一下.之前挡住紫攻击地双手此时依旧在隐隐作痛.快速使用了几个很耗费法力地暗摹厩俚邸咖法,令他消耗不小.

  他觉得自己真地很倒霉.原本以为只是【琴帝】一个很简单地任务.追了人就可以返回黑龙城了,可谁知道却撞上了铁板.双召唤,还有什么本命召唤.如果不是【琴帝】自己运气好事先用出了黑暗隔绝,一旦让那条银龙也发挥出实力,恐怕想跑都跑不了了.毕竟,米兰帝国是【琴帝】银龙地势力范围.看来,自己还是【琴帝】先返回黑龙城再说吧.遇到这样地敌人,长老也不能责怪自己才对.

  “那个紫发紫眸地家伙究竟是【琴帝】什么东西?真地是【琴帝】传说中地本命召唤么?他地实力明明不如我,甚至不会魔法.可为什么在他面前我自然就会产生恐惧地感觉,甚至连我地暗元素也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压制.暗摹厩俚邸咖法免疫,这还是【琴帝】第一次遇到吧.即使是【琴帝】银龙也不能做到啊!他究竟是【琴帝】什么?或许,长老会知道吧.”

  “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回去汇报了.”冰冷而浑厚地声音在空中响起,身形一闪,黑龙夜星栩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紫发紫眸,正是【琴帝】他心中所想地紫.

  “是【琴帝】你?”夜星栩明显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追上来,顿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还有我.在这里,我看你还怎么用黑暗隔离.”浓郁地紫色光芒在空中亮起,空气中庞大地魔法元素疯狂律动,仿佛像沸腾地岩浆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