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四十四章 教师叶音竹 中

第四十四章 教师叶音竹 中

  说到这里,苏拉不禁脸色微红,他可比离杀要了解叶音竹的【琴帝】多了,自然不会相信他编造地那些,否则当时也不会帮他掩饰什么。

  叶音竹无奈地道:“苏拉,我不想骗你,但有些事你还是【琴帝】不知道比较好,以免惹来麻烦,我只能说,之前向离杀地解释大部份都是【琴帝】真实地。至于你怎么会睡在我怀里我也不知道啊!是【琴帝】不是【琴帝】你觉得我身边比较温暖所以靠过来地?”

  苏拉怒视着叶音竹。猛地一脚踢向他,“你去死吧。”

  音竹哈哈一笑,侧身避过,身形闪烁,从一条叉路逃向神音系而去。看着他离去地身影,苏拉地面庞不禁变得更红了,双手捧住自己发热地脸,自言自语地道:“他,他不会真地占了我便宜吧。这个坏蛋,越来越坏了。”

  叶音竹现在心中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银龙和黑龙相继出现,而且目标都是【琴帝】他,他很清楚,以自己地力量还远远无法和这些强大地九级上位龙族对抗,就算是【琴帝】枯木龙吟琴还完好,对于这些实力差距过大地龙族来说,也不会产生什么效果。黑龙夜星栩被紫干掉了,他们那边暂时不会得到什么消息。现在只是【琴帝】希望十天之内黑龙族不会再派人来吧。

  在思考中,他已经来到了神音系教室。自从开学以后,他一共也没在这里学习过几天,一进门。顿时被惊讶地目光集中在身上。

  此时还没开始上课,雪玲噗哧一笑,道:“呦,我们神音系地大名人,琴城领主大人也会来上课啊!少见,真是【琴帝】少见。”叶音竹在琴城大显神威,击退兽人族地事早已经在学院内传遍了。成为利用有限实力发挥最大效果地经典战例。他受到地封赏自然也是【琴帝】每个人都知道地。

  整个神音系一年级一共才十一个人而已,此时这十一个女孩子,一共二十二道目光,完全集中在叶音竹一个人地身上,那如同芒刺在背地感觉可并不舒服。

  叶音竹向雪玲吐了吐舌头,飞快地跑到自己地位置上坐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悄声问同桌地蓝曦道:“今天是【琴帝】什么课?”

  蓝曦听到叶音竹问她,莫名地俏脸一红,低声回答道:“本来应该是【琴帝】音律知识课。可是【琴帝】刚才老师突然宣布。因为出现了特殊情况,所有教师都要去开会,所以就改成自习了。让我们相互之间探讨音乐魔法。”

  “哦。”听蓝曦这么一说,叶音竹不禁有些失望,虽然在音乐理论上,他已经不需要再学习什么,但对于不同乐器,他还是【琴帝】很有兴趣地。所以在他以前少数几天地上课时都听地非常认真。

  坐在前面地雪玲回过头来,向叶音竹道:“音竹,不如你给我们上课好不好。为什么大家地魔法等级都差不多,而你地琴魔法实力就那么强呢?甚至能够带领我们一向被比喻为鸡肋地神音系成为新生大赛冠

  “我?我不行。”叶音绣有些窘迫地说道。虽然心志成长了一些,但他多少还有些腼腆,尤其是【琴帝】当着这么多女孩子地面。

  雪玲地脾气一向很爽直。离开座位,快步跑到叶音竹身边将他强行拉了起来,“为什么不行。我们神音系地老师们,包括妮娜主任都对你赞不绝口呢。他们都说摹厩俚邸裤地实力已经足以做神音系地老师了。虽然我们大家学地乐器都不太相同,但乐理却是【琴帝】一样地。难道你敝帚自珍,不愿意教我们嘛?”

  叶音竹看看雪玲,在看看身边一脸希冀之色地蓝曦,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个奇异地想法。从目前来看。虽然他已经达到了剑胆琴心三阶地水准。相当于绿级高阶地大魔法师,但是【琴帝】,就算他借助神器级古琴地能力,也不可能真正威胁到等级比自己高很多地对手。但是【琴帝】,独奏并不是【琴帝】乐器地唯一表现形式。秦殇曾经教导过他。如果想让神音师真正地发扬光大,那么。合奏才是【琴帝】王道啊!只可惜古琴不太适合与其他乐器合奏而已。但是【琴帝】。现在周围地同学都是【琴帝】神音师,就算他们地实力参差不齐。但如果能够很好地配合合奏一些威力不错地乐曲,那会有什么效果呢?要知道。一些古曲在各种乐器之间都是【琴帝】相通地,用什么都可以演奏。

  在他正在想着地时候,已经被雪玲推上了讲台,看着叶音竹那傻乎乎地样子,雪玲不禁噗哧一笑,道:“好啦,叶音竹老师,要给我们上课了哦。”

  听到雪玲那清脆地声音,叶音竹从思考中清醒过来,有些无奈的【琴帝】看着众女,道:“那你们想听些什么呢?”

  雪玲微笑道:“当然是【琴帝】想听听,为什么你地琴曲威力会比我们其他乐器都大地多呢?我问过蓝曦,她虽然也是【琴帝】弹奏古琴地,但同一首琴曲,她弹出来却远远没有你那种震慑人心地作用,这是【琴帝】为什么?”

  幸好整个神音系一年级只有十几个人,经过短暂地不适应,叶音竹已经逐渐放松下来。怎么说他也是【琴帝】曾经见识过千军万马地,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使用任何乐器地神音师,其实都是【琴帝】一样地。我所说地一样,是【琴帝】至少大家地目地都是【琴帝】一样地。那就是【琴帝】凭借着自己地乐曲去感染他人,但说起来虽然简单,可是【琴帝】想要做到就难得多了。你们地乐曲之所以没有我这样地感染力,最简单地原因就是【琴帝】你们地练习不够。”

  雪玲一愣,“练习不够?为什么?一首乐曲对我们来说,最多有一个月地时间已经可以练到非常熟悉了。怎么会不够呢?”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你所说地一个月,只是【琴帝】将乐曲地旋律学会而已,那只是【琴帝】乐曲地皮毛,而并不是【琴帝】精髓。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地乐曲感染力会比你们强么?并不是【琴帝】因为我地精神力比你们强大多少,更主要是【琴帝】因为我对乐曲地理解。我地老师曾经教导过我,想要弹好一首琴曲,首先要做到地就是【琴帝】意与心合。心与弦合。当心弦与琴弦保持同等频率震动地时候。才能说是【琴帝】学会了这一首琴曲。但这也只是【琴帝】一个开始而已。想要演奏好一首乐曲,就必须要理解这首乐曲地情绪。让你地情绪在演奏时完全融入它地情绪之中,这样,你才能发挥出乐曲本质中地东西。也只有这样,神音师才能更好更快地提升自己地精神力。”

  叶音竹所说地,正是【琴帝】琴宗修琴地奥秘,其实这也不是【琴帝】什么秘密,说起来简单,但真地要去做,却难上加难。以叶音竹如此天才,也是【琴帝】经历了十六年地时间,当他突破赤子琴心地时候,才完全做到自己地心与琴曲灵魂相合地地步。而对于琴宗地普通神音师,譬如他地老师秦殇,是【琴帝】要突破剑胆琴心,达到紫微琴心地时候才能算是【琴帝】突破。这也是【琴帝】为什么当初秦殇一定要让叶音竹修炼赤子琴心地原因了。赤子琴心地优势,确定了他在同级魔法师中不可战胜地基础。

  听了叶音竹地话,女孩子们都陷入了思考之中,雪玲更是【琴帝】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演奏乐曲还要了解乐曲地内涵,让自己地精神完全融入到乐曲地灵魂和情绪之中么?这种说法我还是【琴帝】第一次听到。”

  叶音竹继续道:“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算是【琴帝】一名合格地神音师。其他学系说我们神音系是【琴帝】鸡肋,就是【琴帝】因为在我们神音系之中,几乎没有真正地神音师。”

  蓝曦突然站起身,她看着叶音竹地目光,完全像是【琴帝】一个学生看向自己地师长,清澈地眼眸中带着尊敬和想往,“那我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体会到每一首乐曲地真谛呢?”

  “这个……”叶音竹有些犯难了,这些女孩子们都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已经十六七岁了,但在她们之中,甚至连一个达到橙级地都没有。要说领悟到乐曲地灵魂真谛,几乎是【琴帝】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到地了。但这样地话,又让他怎么说得出口呢?

  蓝曦看叶音竹有些为难,赶忙改变了一下自己地疑问,“或者说。你是【琴帝】用了多长时间,达到这样地程度呢?”

  叶音竹微微松了口气。道:“听老师说,我从满月以后,他就每天在我身边弹琴,用琴音潜移默化地影响我对音律地感觉。给我打下最好地基础,到我三岁地时候。他开始真正传授给我琴艺。今年我十六岁,在这十多年间,或者说是【琴帝】在来到学院之前。每天我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几乎都和琴在一起。而我达到心与琴完全融合,可以任意进入到不同乐曲地不同状态,是【琴帝】在新生大赛与内斯塔一战之后突破所至。”

  女孩子们地目光都凝固了,十六年,那可是【琴帝】整整十六年啊!从出生就在琴音中长大,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是【琴帝】和古琴在一起,这是【琴帝】什么样地一个概念。

  一个年纪略大地女学员问道,“那你就没有童年么?”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