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六十六章 闪、雷,血契 中

第六十六章 闪、雷,血契 中

  轰的【琴帝】一声爆响,那颗元素弹的【琴帝】威力已经被完全化解。

  下方的【琴帝】金甲禁虫再次怒吼,又是【琴帝】一颗元素弹腾空而起,但是【琴帝】,它的【琴帝】攻击对于神圣巨龙诺克希来说,显然是【琴帝】没有什么效果的【琴帝】,半个禁咒的【琴帝】威力,又怎么能够威胁到龙族的【琴帝】巅峰存在呢?

  诺克希在抵挡住两颗元素弹之后,并没有急于攻击,而是【琴帝】如同猫戏老鼠一般戏虐的【琴帝】看着下方两只金甲禁虫。

  正在这时,之前那只始终没有行动过的【琴帝】金甲禁虫突然也抬起了自己的【琴帝】上身,似乎用去了自己全部的【琴帝】力量,猛的【琴帝】喷出一颗元素弹。先前那只已经喷出两颗元素弹的【琴帝】金甲禁虫毫不犹豫的【琴帝】发出自己最后一次攻击,两颗元素弹在半空之中彼此交融,同时朝着诺克希的【琴帝】方向飞去。

  龙目中不屑的【琴帝】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琴帝】是【琴帝】凝重,低沉的【琴帝】吟唱声不断从诺克希口中响起,一道巨大的【琴帝】圆形七彩光柱从天而降,在那一刹那,竟然将诺克希身上所有魔法光芒完全抽空,

  腾空而起的【琴帝】两颗元素弹,在彼此交融之中一颗变成了银色,而另一颗则变成了金色,金银双辉升腾中融合后,变成了更大的【琴帝】一颗元素弹,但这一次,它却并没有吸收任何空气中的【琴帝】魔法元素,在震颤中,产生强烈的【琴帝】共鸣。

  在喷出这两颗元素弹之后,前面的【琴帝】金甲禁虫身体顿时缩小到之前的【琴帝】一半,完全萎顿下来,而它身边那只肚子大大的【琴帝】金甲禁虫的【琴帝】身体则剧烈的【琴帝】颤抖了一下,一颗淡金色的【琴帝】蛋从它身边排出。金蛋刚刚排出,两只金甲禁虫对视一眼,在它们那金色的【琴帝】眼眸中,充满了相同的【琴帝】决然之色。万分留恋的【琴帝】回望了那枚金蛋一眼,排出金蛋的【琴帝】金甲禁虫小心的【琴帝】用身体将它拱入一旁一个之前藏在它身下的【琴帝】石穴之内,再迅速的【琴帝】将一块大石头甩到洞穴上。

  此时,由于空中那强烈的【琴帝】能量光芒阻隔,神圣巨龙诺克希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奇异的【琴帝】一幕出现了,两只金甲禁虫背后竟然都生长出了一对薄如蝉翼的【琴帝】金色翅膀,拍打着翅膀它们飞了起来,两个缘故滚的【琴帝】身体交缠在一起,毫不分离的【琴帝】朝着空中那炫丽的【琴帝】光芒冲去。

  没有了恐惧,只有毅然赴死的【琴帝】决心,不能继续生存,就在最炫丽的【琴帝】光芒中消逝。

  轰——,金银两色元素弹爆炸了,七彩光柱爆发了,就在这一刻,所有的【琴帝】一切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叶音竹的【琴帝】心弦剧烈的【琴帝】波动起来,他感觉到了那两只金甲禁虫临死之前对孩子的【琴帝】不舍,感觉到了他们彼此依恋的【琴帝】身后情感,也感受到了他们为了掩盖孩子已经出生赴死时的【琴帝】决心。

  虽然明明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琴帝】,当周围化为一片黑暗的【琴帝】时候,叶音竹还是【琴帝】不禁在心中为他们祈祷着,而内心深处原本因为最后反击封印了诺克希的【琴帝】灵魂,使他灵魂无法安息的【琴帝】那一丝愧疚,也在此时荡然无存。

  黑暗是【琴帝】如此的【琴帝】悠远,此时似乎只有自己那没有停留的【琴帝】手指和琴弦的【琴帝】和鸣。突然,眼前光芒再变,周围又亮了起来。

  依旧是【琴帝】先前那个地方,但此时看上去已经面目全非,白雪皑皑覆盖大地,除了此时叶音竹视角所在的【琴帝】位置以外,原本看到的【琴帝】那一片荒原上所有突出的【琴帝】部分都已被抹平。如果不是【琴帝】那在白雪覆盖下轻轻颤动着的【琴帝】石块提醒了叶音竹,恐怕他也无法将眼前的【琴帝】景象和之前相联系。

  砰的【琴帝】一声,石块翻起,露出了那颗淡金色的【琴帝】蛋,根本无法想象这是【琴帝】多少年之后了,但是【琴帝】,那淡金色的【琴帝】蛋上,却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一层金色光芒浮现其上,金色的【琴帝】蛋壳仿佛透明了一般,能够隐约看到其中有两道不断蠕动的【琴帝】身影。它们的【琴帝】灵动,给这荒芜冰冷的【琴帝】大地上增添了几分生机,寒冰白雪之间,两条新的【琴帝】小生命就要诞生了。

  随着轻微的【琴帝】破碎声响起,一个小头缓缓从蛋壳中钻了出来,身上带着一层淡金色的【琴帝】黏液,甚至连眼睛还没有睁开,口中发出婴儿般的【琴帝】啼哭声,分外响亮。紧接着,是【琴帝】另一个小头,它们的【琴帝】样子几乎是【琴帝】一模一样的【琴帝】,当它也从蛋壳中探出来的【琴帝】时候,刹那间,风雨变幻。

  原本晴朗的【琴帝】天空,竟然在瞬间被浓厚的【琴帝】乌云所覆盖,但是【琴帝】,就在这一刻,眼前的【琴帝】雪域却完全安静下来,原本在空中飘荡的【琴帝】雪花不见了,凛冽的【琴帝】寒风也停止了吹拂,仿佛已经到了世界的【琴帝】尽头一般,此时此刻,那颗金色的【琴帝】蛋以及蛋壳下钻出的【琴帝】那两个小生命,我去成为了眼前一切的【琴帝】核心。

  淡金色的【琴帝】小眼睛缓缓睁开,因为距离拉近,叶音竹终于发现了这两个小东西的【琴帝】一些不同之处,虽然同样是【琴帝】乳白色晶莹通透的【琴帝】身体,但左边的【琴帝】一个眼睛是【琴帝】外金内银,而右边的【琴帝】则是【琴帝】外银内金,虽然只是【琴帝】瞳仁和眼白颜色的【琴帝】调换,却令这对同卵双胞胎终有区别。

  昏暗的【琴帝】天空突然亮了起来,一道金色闪电凌空而下,像长了眼睛似的【琴帝】正中左边的【琴帝】那只小家伙,与此同时,几乎是【琴帝】不分先后的【琴帝】,半空中的【琴帝】乌云在滚滚炸雷声中完全变成了银色,一道圆球形状的【琴帝】银色炸雷轰然落在另外一个小家伙的【琴帝】身上,那瞬间爆发的【琴帝】金银雷电,就像它们父母去逝时留下的【琴帝】最后光辉。

  耀眼的【琴帝】光芒瞬间爆发,令叶音竹眼前变得一片空白,当他的【琴帝】视力恢复时,眼前的【琴帝】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那两个小家伙的【琴帝】身体却出现在了地面上,蛋壳不见了,原本他们藏身的【琴帝】洞穴也不见了,一金一银,两道纹路分别出现在他们背后,及那件隐没于体内。

  琴声依旧,精神力渐渐回魂,人依旧在洞穴,只是【琴帝】叶音竹却发现,两只小金甲禁虫的【琴帝】身体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贴在了自己身上,眼中的【琴帝】依赖似乎更重了,还包含着几分深切的【琴帝】感激,轻轻的【琴帝】摩挲着自己的【琴帝】腰部,悲伤的【琴帝】情绪逐渐散去,它们似乎也从叶音竹的【琴帝】精神烙印之中感受到了许多东西。

  琴筝的【琴帝】动听音律同时结束,叶音竹发现两只黄金比蒙都已经回到了洞穴中,苏拉的【琴帝】烤肉也做的【琴帝】差不多了。收回海月清辉,一手一个,将两只金甲禁虫抱入怀中,看看左边那只金外银内眼眸的【琴帝】小家伙,微笑道:“你们是【琴帝】在雷电中而生,以后就叫你闪吧,好么?”

  小家伙很配合的【琴帝】点了点头,兴奋的【琴帝】在叶音竹怀中拱了拱,叶音竹看向那只银外金内的【琴帝】小家伙道:“你叫雷。”

  欢啸一声,正在叶音竹抱着它们准备起身去吃晚饭的【琴帝】时候,突然,两只金甲禁虫同时张开嘴,分别咬上了他的【琴帝】左右手臂。

  手臂剧烈的【琴帝】一痛,闪、雷的【琴帝】牙齿非常锋利,直接深入肉中,叶音竹闷哼一声,他的【琴帝】鲜血几乎以清晰可见的【琴帝】速度灌入它们那近乎透明的【琴帝】身体。

  “音竹。”几声惊呼同时响起,苏拉和紫第一时间蹿到了他身边,苏拉那天使的【琴帝】叹息甚至已经直接探向他怀抱中的【琴帝】两只金甲禁虫。

  叶音竹身体一晃,瞬间在原地留下一个浅浅的【琴帝】虚影,后退到两米之外,“没事,它们不会伤害我的【琴帝】。”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琴帝】怎么回事,但他却深信,刚刚经过精神交流的【琴帝】两只金甲禁虫绝不会伤害自己,从它们的【琴帝】情绪已经能够深切的【琴帝】感觉到经过琴音为桥梁的【琴帝】交流后,它们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亲人看待。

  闪背后出现一道金线,它的【琴帝】身体瞬间膨胀了一圈,原本因为释放出元素弹而显得委靡的【琴帝】精神顿时振奋起来,雷的【琴帝】情况和它的【琴帝】差不多,只不过背后出现的【琴帝】是【琴帝】一道银线。

  金光与银光瞬间遍布到它们身体的【琴帝】每一个位置,光芒一闪,竟然顺着它们要开的【琴帝】伤口,瞬间融入到叶音竹手臂内消失不见。清晰可见的【琴帝】两道金银光芒顺着叶音竹的【琴帝】手臂蔓延而上,从左右直入大脑,两道强烈的【琴帝】精神烙印与他的【琴帝】精神力紧密的【琴帝】结合在一起,叶音竹惊讶的【琴帝】发现,自己的【琴帝】精神似乎已经与手臂融合了,更令他意外的【琴帝】是【琴帝】,自己的【琴帝】精神烙印竟然在那以刹那一分为三,其中两道相对弱小的【琴帝】,分别融入到自己的【琴帝】左右臂之中,与大脑的【琴帝】主精神烙印形成一个奇异的【琴帝】三角对峙。

  一团黄色的【琴帝】光芒从眉心处喷薄而出,环绕在叶音竹身体周围,颜色渐渐变深,发自灵魂叹息一般的【琴帝】声音在他体内拨动着。

  当强光闪过,一切都恢复正常的【琴帝】时候,叶音竹手臂上的【琴帝】伤痕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琴帝】手臂上却分别多了一道金银纹路。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