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六十六章 闪、雷,血契 下

第六十六章 闪、雷,血契 下

  在场的【琴帝】每个人都被眼前的【琴帝】一幕惊呆了,其中吃惊最大的【琴帝】,是【琴帝】紫和来自东龙八宗的【琴帝】马良和常昊。马良和常昊的【琴帝】吃惊,是【琴帝】因为叶音竹的【琴帝】修为,他们当然清楚变深的【琴帝】黄色在东龙八宗意味着什么,那已经是【琴帝】另一个阶段,以琴宗来说,只有进入剑胆琴心七阶才会出现这样的【琴帝】效果啊!那可是【琴帝】相当于蓝级初阶的【琴帝】实力,而现在的【琴帝】叶音竹,才只有十六岁而已,和自己二人的【琴帝】浅黄色相比,差距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

  紫的【琴帝】惊讶则比他们更大,因为在场只有他才明白那两只金甲禁虫的【琴帝】来历是【琴帝】何等高贵,也只有他才明白,那吞噬鲜血融入身体的【琴帝】举动代表着什么。

  苏拉有些茫然的【琴帝】问道:“怎么回事?”

  叶音竹无奈的【琴帝】耸耸肩,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不过我饿了,大家先吃饭吧。”

  见叶音竹不愿多说,谁也没有多问下去,来到极北荒原这几天,他们已经见过了太多的【琴帝】怪异,只是【琴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吃烤肉的【琴帝】时候似乎不那么香甜,每个人似乎都在思索着什么,只有安琪依旧是【琴帝】那么快乐,围着紫转来转去,吃的【琴帝】不亦乐乎。

  白日赶路的【琴帝】辛苦再加上晚上的【琴帝】惊变,令每个人都变得疲惫不堪,吃过晚饭后,在洞穴内背风处围坐在一起开始修炼。

  夜深人静,外面的【琴帝】北风似乎更加凛冽了,引得洞穴内篝火一阵激荡,伴随着几声轻爆火星轻轻的【琴帝】跳跃着。

  叶音竹和紫几乎同时睁开双眼,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之间没有语言的【琴帝】交流,悄悄的【琴帝】站起身,闪出洞穴。

  坐在山包的【琴帝】山顶上,冰冷的【琴帝】夜风吹拂着二人的【琴帝】长发在身后飘荡,以他们的【琴帝】实力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寒冷。

  “音竹,你知道么,自从认识你以后,我第一次发现,已经无法完全看清你了。”紫轻叹着说道。

  叶音竹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紫道:“因为我突然发现,你身上好像有着一种特殊的【琴帝】魅力,你的【琴帝】琴音似乎拥有特殊的【琴帝】魔力似的【琴帝】,会对魔兽产生强大的【琴帝】吸引力。越强的【琴帝】魔兽,这种感觉似乎也就越强烈,像那只银龙,还有最初的【琴帝】我,再加上今天的【琴帝】金甲禁虫,这只是【琴帝】赤子琴心的【琴帝】作用么?还是【琴帝】东龙即将觉醒的【琴帝】先兆。”

  叶音竹看着紫,“或许吧,紫,我感觉到你在恐惧。”

  紫苦笑道:“我没办法不恐惧,一年,仅仅离开家一年,在你身上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琴帝】变化,我已经看不到你的【琴帝】未来,也看不清我自己的【琴帝】未来。音竹,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叶音竹讶异的【琴帝】问道。

  紫正色道:“答应我,不论今后的【琴帝】你变成什么样子,拥有多么强大的【琴帝】实力,永远不侵入极北荒原,破坏这兽人生存了千万年的【琴帝】土地。”

  叶音竹眼中神色微微一变,不知道为什么,在听了紫的【琴帝】话后,他的【琴帝】灵魂深处突然并发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琴帝】想法,“只要你还在,只要你是【琴帝】极北荒原的【琴帝】主人,不论未来的【琴帝】我变成什么样,拥有多么强大的【琴帝】力量,我们都是【琴帝】兄弟,我与极北荒原的【琴帝】关系,就是【琴帝】我们之间的【琴帝】关系。”

  紫笑了,“能保极北荒原和平,我也算尽了自己的【琴帝】责任,音竹,把你今天与那两只金甲禁虫之间的【琴帝】交流告诉我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将自己通过琴音进入两个小家伙的【琴帝】精神世界,以及所看到的【琴帝】一切都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琴帝】话,紫陷入沉思之中,紫色的【琴帝】双眸中,充满了惊讶之色,显然这种情况和他祖先留下的【琴帝】对金甲禁虫的【琴帝】记忆似乎并不一样。

  “难道是【琴帝】变异么?为什么会有银光的【琴帝】出现,神圣巨龙诺克希杀戮金甲禁虫我能明白,但我不明白的【琴帝】是【琴帝】,为什么会有银光和翅膀的【琴帝】出现,祖先留下的【琴帝】记忆中并没有说过金甲禁虫本身拥有飞行能力,也没说过那种银色的【琴帝】能量是【琴帝】什么。在兽人上古四大神兽之中,除了我们紫晶比蒙以外,其他三种神兽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琴帝】弱点,其中又以金甲禁虫的【琴帝】弱点最为明显,诺克希作为龙族的【琴帝】最强者,想要杀死它们毫不困难。元素弹对他绝不会有任何作用,但是【琴帝】按你所说,在最后一击的【琴帝】时候,闪雷的【琴帝】父母通过全力攻击,应该是【琴帝】将诺克希击伤了,否则他不会没有仔细探查周围,去寻找金甲禁虫是【琴帝】否留下了后人。”

  叶音竹颔首道:“没错,我能感觉到那一刻他们发出的【琴帝】力量经过融合之后,瞬间提升到了能与诺克希抗衡的【琴帝】地步,诺克希明显有些惶恐。”

  紫道:“那这么说就只有两种解释,一个,是【琴帝】那两只金甲禁虫本身产生了异变进化出了其他的【琴帝】能力,另一个,就是【琴帝】我的【琴帝】祖先对它们的【琴帝】了解远远不够,根本不知道它们真正的【琴帝】力量。”说到这里,他的【琴帝】目光几乎凝固的【琴帝】落在叶音竹身上,“音竹,你知道闪和雷为什么会咬你,吸你的【琴帝】血么?”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这也是【琴帝】我通过精神联系叫你出来最大的【琴帝】疑问。”

  紫沉声道:“是【琴帝】血契,最原始,也是【琴帝】最牢固的【琴帝】上古三大契约之一,与我们之间的【琴帝】同等本命召唤同级。”

  “血契?”叶音竹惊讶的【琴帝】到:“不是【琴帝】一个人一生之中只能签订一个魔兽契约么?我们之间有了契约之后,为什么它们还能……”

  紫道:“上古三大契约,又称为上古三大强制契约,像我们之间的【琴帝】同等本命召唤,强制是【琴帝】体现在彼此的【琴帝】共享上,也就是【琴帝】说,如果签订同等本命契约的【琴帝】双方之中只有一人强大,哪么,他的【琴帝】实力依旧会分给另一个人一部分,自身的【琴帝】实力就无法提升道原本所能达到的【琴帝】巅峰。只有契约双方同时提升,才能起到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的【琴帝】目的【琴帝】,而且,同等本命契约强制契约双方彼此的【琴帝】联系,只要契约完成,据永不能背叛,如果一方有想要伤害另一方的【琴帝】心思,立刻会受到契约反噬,而血契,则是【琴帝】这三大强制契约之中最霸道的【琴帝】一种。”

  听了紫的【琴帝】话,叶音竹不禁心中一紧下意识的【琴帝】看向自己的【琴帝】双手。

  紫微笑道:“音竹,我真的【琴帝】很羡慕你,我说的【琴帝】霸道,并不是【琴帝】对签约者,而是【琴帝】对发动者。血契是【琴帝】一个被动契约,一旦成功,发动者就要受到巨大的【琴帝】限制,可是【琴帝】说是【琴帝】一个奴役契约。它的【琴帝】强制力,首先体现在无视其他任何契约的【琴帝】存在而存在,可以叠加在任何契约之中,但是【琴帝】,想要签订血契却极为困难,有谁会愿意主动被其他人奴役呢?”

  叶音竹有些莫名所以的【琴帝】道:“能不能说的【琴帝】详细一点,血契究竟有什么效果。”

  紫点了点头,道:“血契产生的【琴帝】效果有三个,第一个,因为是【琴帝】被签约者的【琴帝】鲜血为引,所以,主动签约者今后将永远受到被签约者的【琴帝】血液制约,只能生存在被签约者的【琴帝】血液之中,永远依附于被签约者,一旦离开被签约者的【琴帝】血液超过一天,立刻会灰飞烟灭,不论是【琴帝】多么强大的【琴帝】魔兽,都会受到这样的【琴帝】限制。其次,血契一旦成功,主动签约者将永远无法违反被签约者的【琴帝】命令,永远属于被签约者控制,也就相当于丝毫不能反抗主人的【琴帝】签约魔兽,拥有魔兽契约的【琴帝】所有效果。最后,也是【琴帝】最重要的【琴帝】一点,血契成立后,一旦主动签约者死亡,被动签约者将吸收主动签约者的【琴帝】力量,使自己变得更强,而一旦被动签约者死亡,那么主动签约者也将死亡。“

  “啊?”叶音竹惊呆了,霸道,果然是【琴帝】最霸道的【琴帝】契约,有了这个血契,自己将可以完全控制两只金甲禁虫,它们还永远不能背叛,一旦自己死去,它们也将随之而亡,如此霸道的【琴帝】条约,它们为什么要跟自己签订呢?

  “紫,难道说这个契约对它们就没有任何好处么?”

  紫淡然一笑,道:“好处只有一个,那就是【琴帝】它们永远不会离开你,而且,也不会受到你的【琴帝】伤害。不论你强大到什么程度,因为血脉相连的【琴帝】关系,如果你向它们发动攻击,就相当于是【琴帝】攻击自己。音竹,你知道这个契约一般是【琴帝】在什么情况下才会使用电么?”

  叶音竹茫然的【琴帝】摇了摇头。

  紫脸上流露出难得一见的【琴帝】坏笑,“血契是【琴帝】而可以用在任何生物上的【琴帝】,就是【琴帝】你们人类创造出的【琴帝】,只有当一个人难以自拔的【琴帝】爱上另一个人,但是【琴帝】对方却并不爱他,才有可能采用这种几乎自残的【琴帝】契约,让自己永远跟随在对方身边,永不分离。”

  “呃……”听了紫的【琴帝】解释,叶音竹算彻底明白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两只金甲禁虫对自己的【琴帝】依赖会这么大。

  其实,叶音竹并不知道,闪和雷虽然还处于幼年,但是【琴帝】,它们的【琴帝】智慧并不逊色于人类。在叶音竹读取它们精神烙印中的【琴帝】一切记忆时,这两只金甲禁虫也同时读取了他的【琴帝】记忆,神圣巨龙诺克希,和它们有杀父杀母之仇,在它们降生的【琴帝】那一刻,或者说还存在于母亲体内的【琴帝】时候,意识烙印中就对诺克希充满了强烈的【琴帝】仇恨。而叶音竹的【琴帝】精神烙印中,他们找到了神圣巨龙诺克希被叶音竹彻底毁灭,并且灵魂永远不能安宁的【琴帝】记忆,处于最深切的【琴帝】感激,才让这对小家伙决定用血契来报恩。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