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六十八章 第九魔兽与第八魔兽 上

第六十八章 第九魔兽与第八魔兽 上

  两位幽冥雪魄显然也没想到对手会如此强大,叶音竹那深黄色的【琴帝】琴音听在他们耳中极为和谐,夫妻二人脑海里同时闪过当初女儿出生时一家三口的【琴帝】温馨,就在那温馨沉浸之间,他们的【琴帝】气势已经在快速滑落。

  琴宗三大神曲,如果以紫微琴心演奏,那就是【琴帝】禁咒级的【琴帝】威力啊!虽然叶音竹距离紫微琴心还差两阶,但从小修炼赤子琴心的【琴帝】他,比任何神音师都对乐曲理解的【琴帝】更加深刻,《高山流水》曲发挥的【琴帝】效用,已经达到了相当强大的【琴帝】程度。

  听着动听的【琴帝】琴曲,紫只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同等本命契约之间的【琴帝】灵魂联系使叶音竹琴曲中的【琴帝】增幅作用对他效果更大。一层坚实的【琴帝】紫晶竟然瞬间就覆盖了他全身所有的【琴帝】肌肤,虽然他没有显露出本体,但是【琴帝】站在那里,他身上近乎凝固的【琴帝】气息就足以令两位幽冥雪魄心惊了。

  当初,紫能够一剑斩杀黑龙夜星栩,固然是【琴帝】因为他透支了自己的【琴帝】力量现出本体,也是【琴帝】因为黑龙与银龙禁咒碰撞后力量残余不多,但是【琴帝】,也和他那来自紫晶比蒙的【琴帝】强大威压有着巨大关系。在紫晶比蒙的【琴帝】气息面前,任何魔兽都会为之颤抖。一时间,此消彼长之下,琴帝和紫帝的【琴帝】最佳组合,竟然在场面上将两位九级魔兽完全压制。

  又是【琴帝】一声尖啸响起,在紫的【琴帝】威压和叶音竹的【琴帝】琴音影响下,冥雪的【琴帝】母亲一下没抱住她,竟然让她飞了出来。

  面对巨大的【琴帝】威压,冥雪的【琴帝】脸色变成一片惨白,但她还是【琴帝】执着的【琴帝】飞到了双方中央的【琴帝】位置,没有进化到九级,她还无法说话,只能焦急的【琴帝】发出一声声尖啸。

  月冥手上的【琴帝】动作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对面神色凄然的【琴帝】冥雪,“音竹,不要。冥雪说,让大家不要打。”

  叶音竹点了点头,但《高山流水》曲却并没有停止,他当然不希望打起来,但必要的【琴帝】压力必须施加给对方,否则,根本无法在同一层面上进行交流。

  听到女儿的【琴帝】声音,两位幽冥雪魄的【琴帝】神色同时一变,看着月冥的【琴帝】目光顿时变得缓和了几分。而此时此刻,月冥右手的【琴帝】刻画也已经达到了最后时刻。一层层黑雾不断从月冥身上喷涌而出,庞大的【琴帝】能量气息令她原本就娇小的【琴帝】身材变得更加渺小了,但是【琴帝】她那毅然的【琴帝】眼神却成为了全场焦点。

  “冥雪,从今以后,你自由了。”仿佛释放出内心所有情感似的【琴帝】,月冥仰天喷出一口血雾。血雾凝儿不散,直接注入到她已经刻画完成的【琴帝】那个巨大精神烙印之中。

  冥雪用最快的【琴帝】速度朝着月冥的【琴帝】方向冲了过来,口中悲啸连连,身为幽魂类魔兽的【琴帝】她,此时脸上竟然留下了一滴滴泪水。但是【琴帝】,不论她的【琴帝】速度如何快捷,也比不上月冥的【琴帝】动作。当月冥喷出的【琴帝】血雾与她面前刻画的【琴帝】符号完全融合的【琴帝】刹那。一道巨大的【琴帝】黑色光柱骤然从她胸口处喷薄而出。一瞬间,光柱的【琴帝】另一端已经轰击在冥雪胸口同样的【琴帝】位置上。

  月冥闷哼一声,缓缓软倒在地,而冥雪却在那黑色光柱的【琴帝】笼罩下身体显得更加清晰了,一圈圈黑色能量不断向她体内渗透着,能够清晰的【琴帝】感觉到,她的【琴帝】力量在这黑色光柱的【琴帝】作用下在不断提升。

  月冥所施展的【琴帝】,并不只是【琴帝】强行中段契约的【琴帝】魔法,同时,为了弥补冥雪离开父母这十年的【琴帝】悲苦,她用特殊的【琴帝】方法将自己体内的【琴帝】三成暗摹厩俚邸咖法法力释放到解除契约的【琴帝】魔法之中,完全注入到冥雪体内。

  看到这一幕,冥雪的【琴帝】父母同时愣住了,他们能够清晰的【琴帝】感觉到女儿此时是【琴帝】何等的【琴帝】悲伤,就是【琴帝】因为那个人类女孩儿而悲伤。虽然她的【琴帝】能量在不断提升着,但她看着月冥的【琴帝】眼神却变得更加伤感,泪水不断滑落,竟然变成了一颗颗珍珠跌落在地,即使在这冰谷之中,却依旧散发着璀璨的【琴帝】光芒。

  幽冥雪魄的【琴帝】眼泪,是【琴帝】世间最珍贵的【琴帝】东西之一。想让幽冥雪魄哭泣,几乎是【琴帝】不可能的【琴帝】。身为幽魂,他们并没有本体。只有当极度悲伤之时,还是【琴帝】为了最亲近的【琴帝】人,才有可能流淌下那最纯净的【琴帝】泪水。幽冥雪魄的【琴帝】泪水又叫冥珠,暗、冰双系顶级魔晶石。

  女儿能够为了那个人类女孩儿而哭泣,可见她们之间的【琴帝】关系并不像自己想象的【琴帝】那样。周围的【琴帝】黑暗逐渐消失了,黑暗隔离悄然解除,冥雪父母的【琴帝】脸色也同时缓和下来。

  气机牵引之下,叶音竹停止了弹奏,轻叹一声,收回飞瀑连珠琴,将月冥从冰冷的【琴帝】地面上抱了起来。醇和的【琴帝】竹斗气输入月冥体内,维持着她身体的【琴帝】温暖。精神力的【琴帝】过度透支,已经令她处于极度虚弱之中。如果不及时治疗的【琴帝】话,很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笼罩着冥雪的【琴帝】黑色光柱终于消失了,冥雪几乎在第一时间冲到了月冥身前,口中不断发出着一声声悲啸。可惜,解除了契约的【琴帝】月冥,再也无法听懂她的【琴帝】声音了。

  月冥脸色虽然惨白,但是【琴帝】她的【琴帝】眼神却格外明亮,心结终于在这一刻解开令她疲倦的【琴帝】身体充满了解脱的【琴帝】感觉。轻轻的【琴帝】抚摸着冥雪那又长大了一些的【琴帝】俏脸,虽然只能摸到虚空,但她此时却异常满足。

  “别哭,冥雪。终于将剥夺你的【琴帝】东西还给了你。虽然我知道这样依旧无法弥补你离开父母十年的【琴帝】痛苦,但我也只能做到这些。冥雪,我从没把你当成过魔兽看待。你是【琴帝】我的【琴帝】亲人,是【琴帝】我的【琴帝】妹妹。音竹说的【琴帝】对,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和她在一起,只有看到她的【琴帝】幸福,才是【琴帝】真正的【琴帝】对他好。去吧,回到你父母的【琴帝】身边去吧。今后和他们在一起,我也能放心了。如果,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再到冰森的【琴帝】话,我一定会来看你。”

  月冥在笑,但是【琴帝】,她的【琴帝】泪水却依旧在不断滑落,即使她倾尽全力的【琴帝】控制,也无法将内心深处那浓浓的【琴帝】不舍隔绝。

  “或许,真的【琴帝】是【琴帝】我们误会了。”冥雪的【琴帝】父母轻飘飘的【琴帝】来到叶音竹面前不远处,他们不敢距离紫太近,但此时的【琴帝】脸色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叶音竹抱着月冥,道:“当初,月冥的【琴帝】爷爷为了自己的【琴帝】孙女能够在未来拥有更强大的【琴帝】力量而抓走了你们的【琴帝】女儿。这次我们来,就是【琴帝】向你们道歉,并且将冥雪还给你们的【琴帝】。虽然月冥和冥雪签订了契约,但你们已经看到了,在月冥那里,冥雪并没有受苦。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们。月冥最希望的【琴帝】是【琴帝】冥雪能够得到幸福。”他抱着月冥的【琴帝】手臂很坚定,因为他能清晰的【琴帝】感觉到月冥现在最需要的【琴帝】就是【琴帝】一个温暖的【琴帝】怀抱。

  冥雪的【琴帝】父亲沉声说道。“我叫冥辉,这是【琴帝】我妻子冥月。我为我们刚才的【琴帝】莽撞向你们道歉。没想到在人类之中还有这么善良的【琴帝】女孩子,虽然失去女儿十年依旧令我无法释怀。但刚才这个女孩儿的【琴帝】话已经让我原谅了她。”

  冥月将女儿搂入怀中,轻叹一声,“这么多年了,我也第一次有了想哭的【琴帝】感觉。老公,帮帮这个女孩儿吧。她的【琴帝】善良得到了我的【琴帝】尊重。”

  冥辉点了点头,伸出那虚无的【琴帝】右手,悬在月冥头顶上方,暗蓝色的【琴帝】光芒,如同氤氲的【琴帝】烟雾一般注入到月冥眉心之中。

  冰冷的【琴帝】黑暗气息令叶音竹有些不舒服,但这却是【琴帝】月冥最需要的【琴帝】能量,虚弱的【琴帝】身体顿时得到了最好的【琴帝】补充,皮肤表面出现了一层暗蓝色的【琴帝】光影,双眼不受控制的【琴帝】缓缓合上,进入了沉睡之中。

  冥辉收回手,道:“她已经没事了,等她醒来的【琴帝】时候,解除封印的【琴帝】伤害将完全消失。可惜,她以后不能再与任何魔兽签约了。”

  冥雪突然焦急的【琴帝】尖叫两声,指指自己,再指指月冥。

  冥辉脸色一变,“雪儿,你是【琴帝】说,你还要做她的【琴帝】魔兽?不,这绝对不行。你好不容易才回到爸爸、妈妈身边。虽然我承认这个女孩子心地善良,但是【琴帝】,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

  冥雪焦急的【琴帝】摇了摇头,指指月冥,再分别指指父母,再指指冰谷,尖叫连连。

  冥辉脸色缓和了一些,“你是【琴帝】说,让她也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

  冥雪用力的【琴帝】点了点头。

  冥辉皱眉道:“但是【琴帝】,她毕竟是【琴帝】个人类。这里并不属于她。她也不属于这里。”

  冥雪眨了眨她那动人的【琴帝】大眼睛,泪水又要流下,凄然的【琴帝】尖叫不停。

  好不容易才见到女儿,冥辉实在不愿意令冥雪失望,只得无奈的【琴帝】道:“如果她愿意的【琴帝】话,就让她留下来吧。她本身的【琴帝】属姓与我们相合。或许她能够成为第一个在冰森之中修炼的【琴帝】魔法师。她为了你失去了签约魔兽的【琴帝】能力,又如此善良,这也算是【琴帝】我们对她的【琴帝】一点补偿吧。很久没有这样强烈的【琴帝】情绪波动了,乖女儿,不哭了,好么?”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