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人合一 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人合一 下

  海洋道:“离杀姐姐,你别乱说。香鸾姐叫音竹出来应该是【琴帝】有事的【琴帝】。其实香鸾姐真的【琴帝】很可怜,我听她说,陛下已经给她限定时间,让她嫁人呢。”

  离杀冷笑一声,“可怜?你自己别可怜就行了。你的【琴帝】心太软了,另一个是【琴帝】莫名其妙的【琴帝】逃避。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类女孩儿都是【琴帝】怎么想的【琴帝】。”

  “另一个?那是【琴帝】谁?”海洋好奇的【琴帝】问道。

  离杀淡然道:“以后或许你会知道的【琴帝】。不过,你真的【琴帝】认为那位香鸾公主不会对音竹有意思么?从米兰出发的【琴帝】时候,她看着叶音竹的【琴帝】目光可是【琴帝】有些不寻常的【琴帝】。”

  水下,香鸾的【琴帝】身体突然剧烈的【琴帝】颤抖起来,刚开始叶音竹还以为是【琴帝】上面离杀的【琴帝】话刺激到了她,但随着香鸾的【琴帝】挣扎他立刻醒悟过来,恐怕她是【琴帝】憋不住气了。毕竟她没有修炼过斗气,无法和自己这种气脉悠长的【琴帝】战士相比。但此时要是【琴帝】出去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无奈之下,叶音竹一咬牙,低下头在黑暗的【琴帝】河水中寻找到两片冰冷的【琴帝】唇瓣,一口真气直接渡了过去。

  令叶音竹感觉到奇异的【琴帝】是【琴帝】,当他吻上香鸾的【琴帝】刹那,不但挣扎消失了,连她的【琴帝】身体竟然也不再颤抖,缠绕在他身上的【琴帝】手臂和双腿也略微放松了几分。香鸾有些贪婪的【琴帝】轻轻吸吮着叶音竹渡来的【琴帝】真气,身体在清凉的【琴帝】河水之中温度却不断上升着。香鸾的【琴帝】唇很柔软,也很火热,再加上全身的【琴帝】触感,叶音竹清晰的【琴帝】感觉到自己的【琴帝】理智就快要被**吞没了。

  海洋轻叹一声,“那又如何呢?其实,如果香鸾姐要嫁到那些王国之中,我到更希望她能嫁给音竹。”

  离杀惊讶的【琴帝】道:“傻丫头,你没发烧吧。”

  海洋道:“离杀姐,其实摹厩俚邸裤不知道,香鸾姐很可怜的【琴帝】,虽然她贵为公主,但却没有自由。在遇到音竹之前,除了我的【琴帝】家人以外,我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别人看到我脸上的【琴帝】伤疤避之唯恐不及,只有香鸾姐愿意和我在一起,从没有因为相貌儿歧视过我。在我心中,一直将她当成亲姐姐看待。如果能和姐姐、音竹都在一起,那该多好啊!”

  离杀没好气的【琴帝】道:“你这傻丫头啊!让我说摹厩俚邸裤什么好,爱情也是【琴帝】可以和别人共享的【琴帝】么?”

  海洋微笑道:“爱情并不是【琴帝】一个人的【琴帝】全部,在我看来,如果爱情和亲情都能兼顾那才是【琴帝】最完美的【琴帝】。何况,现在说这些还早了点,我和音竹也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离杀姐,难道你不觉得音竹很迟钝么?我们都还年轻,以后怎么样谁能说得好。现在我只是【琴帝】希望这次七国七龙排位战大家都能平安归来。”

  离杀无奈的【琴帝】摇了摇头,“你还真是【琴帝】个善良的【琴帝】小丫头,走,我们回去吧。你的【琴帝】音竹不会有事的【琴帝】。连我都打不过他,谁还能把他怎样?”

  脚步声逐渐远去,海洋和离杀已经走了。

  叶音竹已经有些迷惘了,离杀和海洋的【琴帝】话他并不能完全明白,尤其是【琴帝】此时他的【琴帝】理智已经逐渐被**淹没,身体仿佛要爆开一般,托在香鸾臀上的【琴帝】手已经忍不住在生涩的【琴帝】移动着。

  正在叶音竹生涩寻觅之时,香鸾突然一把将他推开,从叶音竹手中抓过已经完全浸湿的【琴帝】衣服,像是【琴帝】逃跑似的【琴帝】飞快的【琴帝】朝岸上游去。

  从河水中探出头来,叶音竹先深吸口气,他看到香鸾已经游到了岸边,将那湿漉漉的【琴帝】长裙套在身上,遮盖住雪玉般的【琴帝】娇躯。叶音竹快速的【琴帝】追了上去,几乎和香鸾同时上岸。

  “学姐。”叫了香鸾一声,此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刚才的【琴帝】事谁能说的【琴帝】清对错呢?

  湿漉漉的【琴帝】长裙穿在身上,甚至比之前**的【琴帝】时候更多了几分朦胧的【琴帝】诱惑力,但当香鸾转身面对叶音竹时,叶音竹却发现,此时的【琴帝】她已经泪流满面。

  “学姐,你怎么了?对不起,刚才我……”叶音竹看到香鸾的【琴帝】泪水,顿时有些慌乱起来。

  “滚,你给我滚。”香鸾突然哽咽着大喊一声,转身就跑。

  香鸾的【琴帝】心情此时是【琴帝】极为复杂的【琴帝】,海洋的【琴帝】一番话令她感到深深的【琴帝】愧疚,虽然她更主要的【琴帝】是【琴帝】希望借助叶音竹而摆脱政治婚姻的【琴帝】困扰获得自由,但叶音竹毕竟是【琴帝】海洋喜欢的【琴帝】人啊!海洋当自己是【琴帝】亲姐姐看待,自己怎么能抢她的【琴帝】男人呢?香鸾觉得自己很卑鄙,更令她无法接受的【琴帝】是【琴帝】先前与叶音竹如此亲密的【琴帝】接触,有生以来,叶音竹还是【琴帝】第一个看到她身体的【琴帝】男人,而且还是【琴帝】如此亲密的【琴帝】接触。心中的【琴帝】慌乱与愧疚融合在一起,令此时的【琴帝】香鸾完全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琴帝】复杂心情。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叶音竹和海洋。

  叶音竹自然是【琴帝】不可能明白香鸾此时心情的【琴帝】,但在这荒郊野外的【琴帝】,他总不能让香鸾一个人,赶忙追了上去,“学姐,你别生气,我不是【琴帝】故意的【琴帝】。”

  “不是【琴帝】故意就没错了么?难道过失杀人不是【琴帝】杀人?”香鸾一边跑一边怒气冲冲的【琴帝】说着。如果没有碰到海洋,或许她此时直接就会用先前的【琴帝】事来威胁叶音竹,让他答应自己的【琴帝】提议。可是【琴帝】有了之前海洋的【琴帝】插曲,此时她却怎么也说不出那样的【琴帝】话。

  跟在香鸾身后,叶音竹一脸苦笑,确实,自己可以说占了大便宜,不但看了,而且还摸了。但摸都摸了,难道自己对香鸾说让她摸回来不成?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跟在香鸾身后。

  香鸾毕竟是【琴帝】魔法师,又在清凉的【琴帝】河水中洗了半天,体力一会儿就支持不住了。停下脚步,扶住一株大树,不断的【琴帝】喘息着,身上的【琴帝】湿衣在风的【琴帝】吹拂下带来阵阵寒意。

  叶音竹跟到香鸾身边,他自己身上的【琴帝】神源法袍根本不会被水元素浸入,而里面的【琴帝】内衣也早在他的【琴帝】斗气作用下烘干了。来到香鸾背后,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件干净的【琴帝】衣服搭在香鸾肩膀上。

  “学姐,你这样不行,很容易生病的【琴帝】。”一边说着,他抬手按上了香鸾的【琴帝】肩膀。

  这一次香鸾并没有挣脱依旧在那里喘息着,伴随着竹斗气传入体内,她自身的【琴帝】潜力逐渐被激发出来,先前侵入的【琴帝】寒意逐渐消失,身上的【琴帝】衣服也渐渐的【琴帝】干了。

  直到感觉香鸾完全恢复正常,叶音竹才收回自己的【琴帝】手。

  香鸾缓缓转过身,她的【琴帝】双眸因为之前的【琴帝】哭泣而有些红肿,但此时她的【琴帝】情绪却已经稳定下来。

  “音竹。”

  “嗯?”

  “前些天在学院的【琴帝】时候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你能原谅我么?”香鸾的【琴帝】语气很平淡,连她的【琴帝】眼神也是【琴帝】那么的【琴帝】淡漠。看到这样的【琴帝】她,不知道为什么,叶音竹心中微微一痛,竟然涌起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琴帝】感觉。

  “都已经过去了。我们是【琴帝】朋友,还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琴帝】干什么?”

  听了叶音竹的【琴帝】话,香鸾的【琴帝】脸色变得好看了一些,“这样的【琴帝】话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们还是【琴帝】朋友,和以前一样,普通的【琴帝】朋友。今天我对你说的【琴帝】一切,以及刚才发生的【琴帝】一切,你都忘了吧。算我求你,不要把今天的【琴帝】事情告诉任何人,哪怕是【琴帝】你最亲近的【琴帝】人。你能答应我么?”

  香鸾的【琴帝】目光中带着几分凄然和希冀,面对这样的【琴帝】情景,叶音竹不受控制的【琴帝】点了点头。他本来也不可能将这些事去告诉别人。

  香鸾轻叹一声,“谢谢你,音竹。都是【琴帝】我不好,我不应该为了自己而影响你和海洋。我不是【琴帝】一个称职的【琴帝】朋友。不过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再纠缠你。我只会默默的【琴帝】祝福你和海洋。”此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孤单,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了似的【琴帝】。

  完全是【琴帝】下意识的【琴帝】,叶音竹先前按在香鸾肩头的【琴帝】右手再次抬了起来,人的【琴帝】一生不可能永远理智,当感姓战胜理姓的【琴帝】时候,身体也可能会不受控制。所以,此时的【琴帝】香鸾已经被叶音竹拉入了他那温暖宽阔的【琴帝】怀抱之中。

  心中的【琴帝】孤单突然被温暖所包围,那瞬间的【琴帝】感觉顿时引起香鸾一阵颤抖,仿佛在最寒冷的【琴帝】时候投入了温暖的【琴帝】熔炉一般,她那被风吹得冰冷的【琴帝】心在这一刻重新复苏。她没有挣扎,全身心的【琴帝】投入到对那温暖怀抱享受的【琴帝】感觉中。哪怕是【琴帝】先前在河水中的【琴帝】强烈刺激,也远远没有现在这一个简单的【琴帝】拥抱对她触动更深。

  两人就这么彼此相拥着,谁也没有动,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心中都没有任何邪念。叶音竹只是【琴帝】希望能够安慰香鸾心中的【琴帝】悲伤,而香鸾则是【琴帝】希望能够在那温暖的【琴帝】怀抱中多待上一会儿。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