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遇黑凤凰 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遇黑凤凰 下

  叶音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二人的【琴帝】身影逐渐消失才回过神来。他并不是【琴帝】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琴帝】人,虽然对那名叫黑凤凰的【琴帝】女子充满了好奇,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出来的【琴帝】目的【琴帝】。应该是【琴帝】自己认错人了。等到七国七龙排位战开始总还有见面的【琴帝】机会,可惜却是【琴帝】敌人。不过,这黑凤凰还真的【琴帝】是【琴帝】很漂亮。

  一边想着,叶音竹快步朝着法蓝圣城的【琴帝】中心走去,越靠近圣城中心,他发现空气中的【琴帝】魔法元素波动也就变得越强烈。当他看到足有十米高的【琴帝】内城城墙时,空气中的【琴帝】元素波动已经强到了类似于银龙威压的【琴帝】程度。粘稠的【琴帝】魔法元素在空气中无主的【琴帝】缓慢流淌着。神源魔法袍贪婪的【琴帝】吸收着这些魔法元素涌入叶音竹体内,令他的【琴帝】魔法力积蓄速度大幅度增加。

  这应该就是【琴帝】内城的【琴帝】城墙了。叶音竹定了定神,正当他再想向前走去的【琴帝】时候,突然,一个冰冷的【琴帝】声音从侧面阴暗角落中响起,“再向前一步,杀无赦。”

  叶音竹心中一惊,以他的【琴帝】实力都没有发现对方,可见对方的【琴帝】实力。侧身看去,只见一名身穿法蓝特有铠甲的【琴帝】战士从角落中走了出来。除了厚重的【琴帝】铠甲以外,他手中还有一柄长刀。刀身寒光闪烁。和之前见过的【琴帝】飞马骑士一样,这名战士身上也有着法蓝七芒星的【琴帝】印记。不同的【琴帝】是【琴帝】,在他的【琴帝】头盔上并不是【琴帝】飞马标记,而是【琴帝】一只熊首的【琴帝】印记。显然,这名骑士应该属于法蓝十二骑士团中另一个骑士团。

  伴随着这名战士的【琴帝】出现,一排整整五十人的【琴帝】战士鱼贯而出,手中长刀同时指着叶音竹地方向。除了最先说话的【琴帝】那名战士以外,后出现地五十人手中长刀都释放着强烈的【琴帝】青光。叶音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上前一步,立刻就会迎来他们的【琴帝】联手合击。

  眼看形势不对,叶音竹不动声色地后退两步。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对不起,我今天刚到法蓝,不知道这里是【琴帝】禁地。”

  为首的【琴帝】那名骑士冷淡的【琴帝】道:“你应该是【琴帝】来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的【琴帝】。既然如此。接你们入城地骑士长大人就应该告诉过你,内城不可轻犯。这是【琴帝】第一次,也是【琴帝】最后一次。你走吧。”

  叶音竹脸上虽然在微笑,内心中却充满了逆反心理。不让我进。我偏要进。一边想着,他悄然转身而去。

  头盔上有着熊首标记的【琴帝】战士们重新没入黑暗之中。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叶音竹并没有直接回馆驿。而是【琴帝】远远的【琴帝】在外围保持和内城距离的【琴帝】情况下绕了一圈,仔细观察着内城周围地情况。在他仔细地方地情况下。惊讶的【琴帝】发现,在这内城周围,法蓝骑士随处可见。大多都隐藏在暗处。可以说,法蓝内城周围地守卫没有一个死角。将这诺大地内城围的【琴帝】如同铁桶一般,没有个七八万人是【琴帝】不可能做到地。仔细观察之后,叶音竹不禁对离杀的【琴帝】判断暗暗钦佩。法蓝肯定是【琴帝】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多法蓝骑士在这里守卫着。

  回到馆驿,叶音竹立刻开始修炼。倒不是【琴帝】为了明晚行动做准备。而是【琴帝】在这法蓝圣城中修炼。对于一名魔法师来说实在是【琴帝】太理想了。在这里修炼一天,绝对比在外界修炼三、四天的【琴帝】效果还要好。

  正在叶音竹进入修炼状态。通过神源魔法袍吸收空气中浓郁的【琴帝】魔法元素时,突然。一道奇异的【琴帝】精神波动传入他的【琴帝】脑海之中。

  那似乎是【琴帝】呼唤自己地精神波动,似乎是【琴帝】要召唤着自己到什么地方去。这道精神波动并不十分强烈,但却源源不绝。令叶音竹吃惊的【琴帝】是【琴帝】,它竟然是【琴帝】从自己地心脏部位,也就是【琴帝】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处传来地。

  下意识的【琴帝】停止修炼,当他准备聚精会神地去感受那股精神波动从何而来的【琴帝】时候,叶音竹却发现,它却随着自己修炼地停止而消失了。

  究竟是【琴帝】什么?叶音竹本就是【琴帝】一个求知欲很强的【琴帝】人,发现失去了精神波动地联系,他立刻重新开始修炼。果然,修炼一开始,那丝若有若无的【琴帝】精神波动再次出现。

  如丝如缕的【琴帝】精神波动从心脏处传入精神之海,伴随着叶音竹吸收魔法力,他仿佛听到隐藏在心脏中的【琴帝】超神器枯木龙吟琴正在伴随着这细微的【琴帝】精神波动而弹起一首乐曲似的【琴帝】。

  为了让感觉更加清晰,叶音竹将精神集中在修炼上,随着他聚精会神的【琴帝】修炼,那丝精神波动也变得清晰了几分。仔细辨别之下,叶音竹发现,在那丝精神波动中只存在着三个字,“来见我。”

  究竟是【琴帝】谁,究竟是【琴帝】什么?叶音竹再也修炼不下去了。停止修炼,那丝精神波动又一次消失。大脑飞速运转起来,叶音竹想到,这突然出现的【琴帝】精神波动显然是【琴帝】在进入法蓝后才有的【琴帝】。昨天晚上自己在修炼时还没有这种感觉。既然如此,那这个呼唤自己的【琴帝】声音也就应该存在于法蓝内部。

  叶音竹不仅是【琴帝】一名神音师,同时也是【琴帝】一名精神系摹厩俚邸咖法师,他知道,精神联系是【琴帝】和距离成反比的【琴帝】。距离越近精神联系也就越容易,距离越远,精神联系也就越困难。像自己和紫之间那种通过同等本命契约不受距离限制的【琴帝】特殊联系才能超脱这个范围的【琴帝】限制。

  既然在这里修炼能够感觉到的【琴帝】精神气息比较微弱,那么,如果自己换一个地方呢?在法蓝的【琴帝】其他位置会不会因为离得近了或者远了有不同的【琴帝】感觉?很快,叶音竹就肯定了自己这个想法。此时,他的【琴帝】心再次兴奋起来。这个精神波动出现,首先令他想到的【琴帝】就是【琴帝】东龙帝国的【琴帝】祖先神龙。自己拥有东龙帝国的【琴帝】血脉,而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又是【琴帝】通过与龙有关的【琴帝】材料制造而成的【琴帝】,虽然是【琴帝】用的【琴帝】西方龙族有关的【琴帝】东西,但龙族之间毕竟有些相通的【琴帝】地方。会不会是【琴帝】祖先神龙的【琴帝】灵魂气息感受到自己的【琴帝】存在,才向自己发出召唤呢?而他们的【琴帝】灵魂也像当初的【琴帝】神圣巨龙诺克希一样并没有伴随**一同消亡。

  此次前来法蓝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除了比赛以外,对于叶音竹更重要的【琴帝】原因就是【琴帝】找机会寻找祖先神龙的【琴帝】下落。突然出现了这神秘的【琴帝】线索,又让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想到这里,叶音竹重新起身,再次从窗户处悄悄离开了馆驿。

  此时法蓝的【琴帝】街道上已经变得一片冷清,所有发放物品的【琴帝】店铺都已经关闭了。街道上冷冷清清的【琴帝】,只是【琴帝】偶尔才能看到一队法蓝骑士巡逻而过。但这些法蓝骑士对他完全是【琴帝】视而不见,并没有干涉他的【琴帝】行动。

  叶音竹先是【琴帝】向南边走出一百米,然后找一个角落处坐了下来修炼。他自然不是【琴帝】真的【琴帝】要修炼,而是【琴帝】通过修炼去感受那丝精神波动是【琴帝】变得清晰还是【琴帝】淡化。这虽然是【琴帝】个笨办法。但只要坚持下去,寻找到源头并不困难。

  很快,叶音竹就发现,那丝精神波动明显变得强烈了一些,来见我这三个字也清晰了不少。有了这方向的【琴帝】判定,叶音竹立刻停止修炼,再次起身朝着法蓝圣城的【琴帝】南边走去。这次,他走出大约五百米后再次停下,果然,精神波动又强烈了几分。虽然增强的【琴帝】幅度依旧不是【琴帝】很明显,但总算是【琴帝】确定了方位。

  就这样,叶音竹走走停停,每前进一段距离就停下来通过修炼来寻找方位。这样的【琴帝】寻找无疑是【琴帝】漫长的【琴帝】。一直到黎明的【琴帝】曙光逐渐点亮天际的【琴帝】时候,叶音竹才将寻找的【琴帝】范围确定在一块大约直径百米左右的【琴帝】范围内。但他现在却有些失望。

  原本,叶音竹猜想,祖先神龙所在的【琴帝】位置一定是【琴帝】在内城封印所在。但当他根据精神波动的【琴帝】方位仔细判断寻找到现在这个地方时,却发现那丝精神波动不但不是【琴帝】从内城方向传来的【琴帝】,而且精神波动最强烈的【琴帝】地方竟然实在距离内城很远的【琴帝】地方。

  天亮了,该回去了。叶音竹抬起头。折腾了一晚上,他也感到有些疲倦。反正已经确定了大概的【琴帝】位置,就等明天再仔细寻觅了。无意中抬起头,叶音竹突然惊讶的【琴帝】发现,自己此时所在的【琴帝】位置竟然距离一座高塔很近。这座法蓝七塔之一的【琴帝】高塔完全呈现出一片漆黑。

  暗塔。叶音竹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中来到了暗塔附近。对于他来说,法蓝七塔中最神秘的【琴帝】就要属眼前的【琴帝】暗塔了。

  安雅说过,安琪的【琴帝】变化很可能和暗塔有关。叶音竹并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够侵入暗塔之中去调查。深深的【琴帝】看了一眼眼前的【琴帝】高塔,这才悄然离去。

  究竟是【琴帝】什么呼唤着叶音竹?安琪和暗塔究竟有没有关系?七国七龙排位战将以怎样的【琴帝】形式展开?那黑凤凰和叶音竹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琴帝】纠葛?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