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一百二十章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 中

第一百二十章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 中

  这条甬道很长,根本望不到边际,叶音竹大约前行三百步后,他发现甬道竟然在收窄,而那呼喊着自己的【琴帝】声音却变得更加清晰了。

  “来见我,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低沉阴森的【琴帝】声音给这漆黑的【琴帝】地方增加了几分恐怖色彩。可惜叶音竹从小修炼赤子琴心,心地单纯,根本就没什么杂念,虽然觉得这个地方很神秘,但好奇却远远多于恐惧。

  继续前行五百步左右,叶音竹突然发现前方甬道骤然开阔,自己似乎从甬道中走入了一个巨大的【琴帝】石室之中。竹斗气注入诺克希之剑,乳白色的【琴帝】光芒顿时变得强盛起来,将石室照亮。

  石室高约十米,方方正正,整间石室内,都弥漫着那呼唤他的【琴帝】声音。四周的【琴帝】石壁光滑如镜,但当叶音竹目光转移到脚下时却发现了异常。

  石室的【琴帝】地面上雕刻者一个巨大的【琴帝】六芒星图案,而在这个六芒星图案之中,还有着许多神秘的【琴帝】符号。这些符号看上去有些眼熟,很快他就想起,这似乎和自己经常使用的【琴帝】传送魔法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难道这也是【琴帝】一个传送法阵不成?

  叶音竹的【琴帝】目光并没有在那魔法阵上停留太长时间,因为这间石室中更加突兀的【琴帝】东西引起了他的【琴帝】注意。就在那漆黑的【琴帝】六芒星雕刻中央,一根同样是【琴帝】黑色的【琴帝】圆形石柱耸立在那里。石柱的【琴帝】直径大约在半米左右,有一米五高,因为它是【琴帝】纯黑色的【琴帝】,所以叶音竹之前才没有真正发觉。

  上前几步。催动着诺克希之剑上的【琴帝】光芒变得更强烈几分,叶音竹这才看出,在那黑色的【琴帝】石柱上端放着一个长方形地黑匣子。而那呼唤自己的【琴帝】声音,竟然像是【琴帝】从这个黑匣子中传出来的【琴帝】。

  这是【琴帝】什么?叶音竹没有直接用手去触摸那个黑匣子,而是【琴帝】小心翼翼的【琴帝】将诺克希之剑先搭了上去。进入大陆后有了不少历练的【琴帝】他可不会莽撞了。

  当诺克希之剑刚一接触那黑匣子的【琴帝】时候,顿时,一股宛如精神冲击一般的【琴帝】强烈精神波动直接钻入叶音竹脑海之中。

  “放我出来,放我出来你将得到巨大的【琴帝】好处,放我出来,请你放我出来。”近乎歇斯底里的【琴帝】精神波动震慑着叶音竹的【琴帝】大脑。一股股强烈地精神冲击令叶音竹眼前一片发黑。

  凭借着一丝灵智,叶音竹勉强用左手拍上右手。将搭在黑匣子上的【琴帝】诺克希之剑打掉。

  轰——,所有地幻象和声音同时消失。精神之海重新恢复平静,但就是【琴帝】先前那瞬间的【琴帝】接触,却在叶音竹脑海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好恐怖地精神力,作为神音师的【琴帝】他,虽然还没有进入紫级,但他此时的【琴帝】精神力强度绝不会比紫级魔法师差多少。尤其是【琴帝】修炼赤子琴心令他的【琴帝】精神力极为稳固。可那黑匣子中传来的【琴帝】精神力却令叶音竹一点反抗的【琴帝】能力都没有。

  他让我放他出来,那就是【琴帝】要打开这个黑匣子了?这究竟是【琴帝】什么东西?从精神层次来判断。即使是【琴帝】自己遇到过的【琴帝】最强对手神圣巨龙诺克希。在精神力上似乎也比不上这黑匣子中地精神波动。不用问,这个地方显然是【琴帝】一个封印。封印着黑匣子中地什么东西。难道,那是【琴帝】一个灵魂么?

  叶音竹背后凉飕飕的【琴帝】,冷汗已经浸透了他地衣襟。不。绝不能放他出来。被封印着依旧能够传出如此庞大的【琴帝】灵魂波动,一旦解开封印,这么强大的【琴帝】灵魂可不是【琴帝】自己能够抵挡地。

  定了定神,叶音竹再次看向那个黑匣子,或许是【琴帝】因为之前诺克希之剑作为桥梁引起了黑匣子内的【琴帝】灵魂波动,此时,空气中呼唤他的【琴帝】声音变得更强烈了,甚至还有些急躁。

  放他出来显然是【琴帝】不行的【琴帝】,但就这么空手而回叶音竹又实在有些不甘心,这黑匣子中封印的【琴帝】究竟是【琴帝】什么靠猜肯定是【琴帝】不行的【琴帝】,那要怎么办呢?

  思前想后之下,叶音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琴帝】决定,这一次,他没有使用诺克希之剑,而是【琴帝】催动着碧丝落向了那个黑匣子。

  经过刚才的【琴帝】接触,叶音竹清晰的【琴帝】发现,这个黑匣子中传出的【琴帝】精神波动里包含着极为庞大的【琴帝】黑暗气息,诺克希之剑是【琴帝】用神圣巨龙诺克希独角制造而成,本身对于黑暗属性的【琴帝】能量并没有特殊的【琴帝】防御能力,碧丝却不一样,拥有着庞大生命气息的【琴帝】碧丝,是【琴帝】任何黑暗属性魔法物品的【琴帝】克星,用它来作为交流的【琴帝】桥梁,对方的【琴帝】精神波动再想伤害到自己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4碧丝接触到黑匣子,顿时像被吸附住了似的【琴帝】,强大的【琴帝】精神波动再次传来,但不知是【琴帝】碧丝起了作用还是【琴帝】那黑匣子中的【琴帝】精神能量变弱了,这一次并没有之前那种强烈的【琴帝】冲击感,一个近乎哀求的【琴帝】声音在叶音竹精神之海中响起。

  “请你放我出来吧。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我可以帮助你成为一代强者。只要你放我出来。”黑匣子中的【琴帝】声音充满了凄厉的【琴帝】感觉,甚至还有几分强烈的【琴帝】诱惑力。

  “你是【琴帝】谁?”叶音竹有了准备的【琴帝】情况下一变稳定住自己的【琴帝】心神,一边试探着和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交流。

  “年轻人,放我出来吧。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我早已没有了本体,终于有人能够找到这里,你是【琴帝】我最后的【琴帝】希望。请你放我出来,我将把一切都告诉你。这样通过魔神封印交流,对我的【琴帝】灵魂伤害极大。”

  叶音竹沉声道:“你都不肯告诉我你是【琴帝】谁,我又怎么能相信你呢?你的【琴帝】灵魂气息如此强大,即使没有本体,你想要将我毁灭,也绝不是【琴帝】一件困难的【琴帝】事。如果我猜的【琴帝】不错,你生前应该是【琴帝】修炼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的【琴帝】强者,而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的【琴帝】究级奥义,就是【琴帝】舍弃自身,修炼成永生不死的【琴帝】灵魂之体。不但可以免疫所有物理攻击,而且施展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也将变得无比强大。虽然这只是【琴帝】传说中才存在的【琴帝】,但你的【琴帝】灵魂之力如此强大,我不得不小心一些。”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沉默了半晌,“看来你知道的【琴帝】还真是【琴帝】不少。不错,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的【琴帝】究级奥义就是【琴帝】舍弃自身,将自己修炼成巫魂,但你知不知道,在巫魂之中也有分类,一种是【琴帝】以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为主而修炼的【琴帝】黑巫魂,而另一种则是【琴帝】以亡灵魔法修炼而成的【琴帝】白巫魂。”

  叶音竹愣了一下,黑白巫魂这样的【琴帝】说法他还是【琴帝】第一次听到,“那你修炼的【琴帝】又是【琴帝】哪一种巫魂呢?”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叹息一声,道:“我修炼的【琴帝】就是【琴帝】最难修炼的【琴帝】白巫魂。”

  叶音竹骇然道:“你是【琴帝】亡灵法师?”对于亡灵法师,他听到的【琴帝】传说就太多了。亡灵法师是【琴帝】暗摹厩俚邸咖系法师的【琴帝】一个分支,也可以说是【琴帝】邪恶的【琴帝】暗摹厩俚邸咖系法师。他们可以通过召唤生物的【琴帝】尸体来进行战斗,可以说是【琴帝】全人类的【琴帝】攻敌。在传说中,亡灵法师是【琴帝】最邪恶恐怖的【琴帝】存在,一旦对敌,除非将亡灵法师本体杀伤,否则,他们的【琴帝】实力就会随着尸体的【琴帝】增加而增加,哪怕你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和实力强大的【琴帝】亡灵法师抗衡。大陆魔法师公会有着明确规定,一旦发现亡灵法师就地格杀,这是【琴帝】整个魔法界的【琴帝】最高法则之一。在魔法师公会的【琴帝】法典中,亡灵法师的【琴帝】定义就是【琴帝】堕落邪恶的【琴帝】存在。

  “年轻人,你先别害怕,首先,你对亡灵巫师可能有些误会。我并不是【琴帝】你想的【琴帝】那种亡灵巫师。”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明显对叶音竹又讨好的【琴帝】倾向。

  叶音竹疑惑的【琴帝】问道:“亡灵巫师还有什么区别么?”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道:“当然有,而且区别很大。你所知道的【琴帝】亡灵巫师,是【琴帝】那种追求强大,以损人利己为目标的【琴帝】邪恶之辈。他们在刚一进入暗摹厩俚邸咖系领域修炼就选择了这样一条邪恶的【琴帝】道路,而像我这样修炼的【琴帝】白巫魂,和他们截然相反。简单来说,如果从亡灵巫师开始修炼,那么,法师本身就有一颗邪恶之心,哪怕他的【琴帝】天赋再好,修炼到最后也只能以黑巫魂为终极目标。也就是【琴帝】说,当邪恶的【琴帝】亡灵巫师修炼到巅峰时,反而失去了亡灵巫师的【琴帝】能力,变成一名极其强大的【琴帝】暗摹厩俚邸咖系法师。而像我这样,从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开始修炼,到达巅峰之后进行最后突破,才有成为白巫魂的【琴帝】可能。白巫魂,才是【琴帝】暗摹厩俚邸咖系法师中最顶级的【琴帝】存在,被称为黑暗之神,或者是【琴帝】巫神。”

  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所说的【琴帝】一切对于叶音竹来说完全是【琴帝】一个全新的【琴帝】领域,此时他心中的【琴帝】警惕不禁降低了几分,道:“那这么说,你应该算是【琴帝】暗摹厩俚邸咖系法师中正统的【琴帝】一派了?那为什么你会被封印在这里呢?俗话说邪不胜正,单凭你的【琴帝】一面之词我可不能放你出来。”

  “俗化?狗屁个俗化。”黑匣子中的【琴帝】灵魂情绪明显有些不稳定,声音中充满了怨毒,“你说邪不胜正是【琴帝】么?那我问你,什么是【琴帝】邪?什么是【琴帝】正?又有什么样的【琴帝】判定条件?”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