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法蓝监察官 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 法蓝监察官 下

  听了妮娜的【琴帝】话,叶音竹是【琴帝】彻底明白了现在米兰皇室高层的【琴帝】关系,西尔维奥是【琴帝】帝王,可眼前的【琴帝】妮娜奶奶就可以说是【琴帝】太上皇了。难怪她可以直接答应自己刚才提出的【琴帝】六个条件。没想到,在自己身边的【琴帝】人身份竟然如此复杂。先是【琴帝】海洋成了东龙皇室血脉唯一的【琴帝】继承人,东龙帝国的【琴帝】女皇,现在香鸾又成了秦爷爷的【琴帝】嫡亲孙女,这还真的【琴帝】让人有些难以接受呢。

  泪水再次从秦殇脸上滑落,“原来,我一直都不是【琴帝】孤单一人,原来我也有亲人,有为我含辛茹苦生下儿子的【琴帝】妻子,还有成为了一代帝王的【琴帝】儿子和孙子、孙女。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妮娜,你给我的【琴帝】太多太多,请受我一拜。”一边说着,秦殇站起身,不理妮娜的【琴帝】阻挡,固执的【琴帝】向妮娜拜了下去。

  妮娜很明白秦殇的【琴帝】脾气,也并没有强行阻止他,眼看着他这一拜结束才将他扶了起来,“傻瓜,你以后只要不再不辞而别,我就满足了。回头我回米兰的【琴帝】时候你和我一起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琴帝】儿子。西尔维奥不知道问过我多少次自己的【琴帝】父亲是【琴帝】谁,我始终都没有告诉过他。现在,也是【琴帝】时候让他见见你了。”

  秦殇苦笑道:“我不配做他的【琴帝】父亲。我……”

  妮娜皱眉道:“行了,不要说了。让音竹看笑话么?你并不知道西尔维奥的【琴帝】存在,这也不能全都怪你。”

  秦殇道:“那后来呢?后来你回了法蓝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们再见面的【琴帝】时候已经是【琴帝】十多年之后了。”

  妮娜道:“你应该能想象的【琴帝】到当时我回到法蓝时是【琴帝】什么心情。怀着西尔维奥的【琴帝】时候,我的【琴帝】心情就没一天好过,或许,这也是【琴帝】为什么现在西尔维奥的【琴帝】身体情况并不好,甚至生下时大部分外貌都取了我们两个的【琴帝】缺点吧。当我生下他离开米兰城回法蓝的【琴帝】时候,身体已经处于最虚弱的【琴帝】状态,甚至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回到法蓝,当老师看到我的【琴帝】样子时痛心疾首,老师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年的【琴帝】历练会让我变成如此模样,在我离开的【琴帝】时候他只是【琴帝】认为我的【琴帝】实力足够去历练了,却忽略了人最重要的【琴帝】情关。老师并没有责怪我,在他的【琴帝】精心照料和开导下,我才逐渐恢复了生气。那时,老师已经四百多岁,马上就要步入半神级最后的【琴帝】关卡,走到生命尽头去了。老师说,监察官这个职位必须要有人继承,而我是【琴帝】他唯一的【琴帝】传人,但是【琴帝】因为我经过这次磨难元气损伤的【琴帝】太厉害,想要凭借自己的【琴帝】力量修炼成长已经错过了最好的【琴帝】时候,更何况我已经破了童身。就在我以为老师会放弃我再寻找一个弟子的【琴帝】时候,老师他却……”

  说道这里,妮娜的【琴帝】眼睛红了起来,“老师他将自己的【琴帝】全部斗气用一种特殊的【琴帝】方法传入到我体内,凝聚成一团,帮我重塑根基脱胎换骨。但他却因为失去了半神级斗气而离开了这个世界。是【琴帝】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和眼前这强大的【琴帝】力量,十五年,我用了整整十五年的【琴帝】时间才将老师传入我体内的【琴帝】斗气全部吸收,当我再次出现在大陆上的【琴帝】时候,回到米兰的【琴帝】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回到米兰,我过了几年平静的【琴帝】生活。我那时候本以为已经忘记了你,可谁知道,当我再次遇到你的【琴帝】时候,我却发现,你在我心中烙下的【琴帝】身影从来都没有淡化过。”

  秦殇道:“那次,我是【琴帝】去米兰城只是【琴帝】向找个机会偷偷看你一眼。十多年过去了,我想,你或许早就将我忘了,也应该嫁人了。可谁知道,你竟然还是【琴帝】单身。”

  妮娜道:“你知道么,那次我再见你时,甚至想将你杀了,或许只有那样才能将你从我心中抹杀。可是【琴帝】,我实在下不去手。那是【琴帝】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也是【琴帝】从那时开始,我进入了米兰魔武学院当一名老师,一名神音系的【琴帝】老师。也是【琴帝】从那时候开始,西尔维奥逐渐成长起来,在我的【琴帝】帮助下渐渐成为了米兰最有权力的【琴帝】帝王。”

  秦殇哽咽道:“如果那时候我再多一些勇气,看到你的【琴帝】时候能放下心中所有的【琴帝】包袱,或许我早就知道儿子的【琴帝】存在了。这一切都是【琴帝】我的【琴帝】错,都是【琴帝】我的【琴帝】错。”

  妮娜抓住秦殇的【琴帝】手,“过去的【琴帝】都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了,风风雨雨五十年了,我们终于能够在一起。秦殇,你要是【琴帝】再敢不告而别,……”

  “不,不会的【琴帝】。就算你打我这次也不能将我赶走了。虽然我无法像你那样活上五百年,但是【琴帝】我会用自己人生最后的【琴帝】几十年一直守在你身边,偿还我当初欠你的【琴帝】一切。我想通了,我一切都想通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我甚至愿意为你脱离东龙八宗,哪怕只是【琴帝】永远守护在你身边。”

  妮娜笑了,眼含热泪的【琴帝】笑了,她知道,自己终于完完整整的【琴帝】得到了这个男人。虽然时过境迁,虽然错过了五十年的【琴帝】岁月,但是【琴帝】,他们也终于走到了一起。

  叶音竹和苏拉在一旁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不想破坏眼前的【琴帝】气氛,叶音竹面露微笑,静静的【琴帝】为两位老人祝福着,而苏拉心中却升起更多的【琴帝】酸涩,虽然有些区别,但是【琴帝】,自己和当初的【琴帝】妮娜是【琴帝】多么相像啊!甚至自己还比不上她,至少她和秦殇还是【琴帝】彼此相爱的【琴帝】,而自己呢?在音竹眼中,自己只不过是【琴帝】他的【琴帝】好朋友,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是【琴帝】女人。妮娜主任,您知道么?其实摹厩俚邸窥是【琴帝】幸运的【琴帝】,至少您还有一位为您付出了生命的【琴帝】老师,可我的【琴帝】老师,却……想到这里,不知不觉中,泪水也同样布满了苏拉的【琴帝】面庞。叶音竹虽然看到了,但他自然认为这是【琴帝】苏拉被秦殇和妮娜的【琴帝】故事感动所致,并没有多想什么。

  二老不胜唏嘘,良久他们的【琴帝】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

  “好了,我们之间的【琴帝】故事也已经说完了。音竹,就在你清醒的【琴帝】三天前,蓝迪亚斯、波庞、波利三国已经正式向我方宣战。佛罗王国态度暧昧,虽然并未跟随他们一同宣战,但此时国内军队调遣异常。同时,兽人三大部落同时发动了攻势。不同的【琴帝】是【琴帝】,这次佛罗王国没有成为攻击的【琴帝】目标,战神要塞的【琴帝】兽人与雷神之锤部落融合在一起,同时攻击我北方军团,现在已经进入了鏖战状态。马尔蒂尼带领北方军团形成防御战线,坚守不出。不用问,这场战争是【琴帝】蓝迪亚斯早已经预谋好的【琴帝】,我甚至可以断定,蓝迪亚斯和兽人族也有勾结,否则兽人又怎么会这么巧的【琴帝】同时发动攻击还放弃了比米兰要弱小许多的【琴帝】佛罗呢?”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奶奶,这场战争的【琴帝】时间恐怕不会短。不过,您既然是【琴帝】法蓝的【琴帝】监察官,这次法蓝封闭,您为什么没有回到法蓝呢?而且,法蓝倾向于蓝迪亚斯,您应该早知道才对吧。”

  妮娜叹息一声,道:“我这监察官的【琴帝】身份说白了就是【琴帝】检查法蓝七塔塔主的【琴帝】作为是【琴帝】否按照法蓝最初的【琴帝】法则进行。表面上我是【琴帝】十二圣骑士团总团长。但实际上我根本无法调动圣骑士团一兵一卒。想要调动圣骑士团的【琴帝】兵力,必须要由七塔塔主和我,一同投票决定。虽然我作为监察官可以占两票,但七塔塔主却有七个人。那七个老家伙从来就没把我看在眼里。当然,他们也并不知道我原本是【琴帝】出身米兰,更是【琴帝】米兰帝国的【琴帝】公主。这次事发突然,法蓝封闭在我意料之内,但我却没想到法蓝竟然第蓝迪亚斯会如此支持,这点让我有些想不通。不过,只要有我在,蓝迪亚斯就别想越雷池一步。稍后我要先到北方军团前线去一趟,兽人太张狂了,我必须要给他们点教训,然后就去完成你所提出的【琴帝】六个条件。佛罗王国那边我会派兵暂时以防守态势拖住,你刚才说一个月是【琴帝】吧,一个月后,就看你的【琴帝】了。”

  叶音竹颔首道:“奶奶,一个月后,我一定会带领适合的【琴帝】人手出现在米兰与佛罗边境。您放心吧。六城的【琴帝】东龙血脉人类迁徙也麻烦您尽快进行。”

  秦殇和妮娜走了,他们显然有很多话要说,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明天,他们就会离开这里。秦殇已经向叶音竹正式表示不会再管东龙八宗事务,琴宗本就只有他们师徒二人,由叶音竹全权做主就可以了。秦爷爷好不容易得到了来之不易的【琴帝】幸福,叶音竹自然全力支持他的【琴帝】选择,将一切责任都扛在了自己肩上。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