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二百一十章 文比之完美答案 中

第二百一十章 文比之完美答案 中

  手中笔飞速动了起来,随着优雅的【琴帝】字体呈现在试卷上,战术行云流水一般撒在试卷三道题目之下。几乎是【琴帝】一蹴而就,叶音竹虽然是【琴帝】所有考生中最后一个动笔的【琴帝】,但却第一个完成。

  写完最后一个字,长出口气,叶音竹缓缓抬起头。写字同样会疲倦,至少在叶音竹看来,这写字要比战斗更累一些。

  目光飘向旁边的【琴帝】克蕾娜,正好看到她也写到了最后,俏脸上流露着自信的【琴帝】光彩,没等叶音竹看几眼,她已经抬起头来,显然也是【琴帝】做完了试卷。

  克蕾娜和叶音竹到真有些默契,写完试卷之后,目光朝叶音竹这边飘来,两人四目相对。

  克蕾娜的【琴帝】表情充满了惊讶,向叶音竹递出一个询问的【琴帝】目光。

  叶音竹向她微笑颔首,示意自己已经写完了,并作出一个交卷的【琴帝】手势。

  克蕾娜眨了眨眼睛,伸长脖子朝叶音竹那边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他的【琴帝】试卷上写满了字,这才点了点头,现在其他考生还在考试之中,显然不是【琴帝】交流的【琴帝】好时候。只得站起身,走了出去。

  叶音竹也不愿意多逗留,和克蕾娜一起上前将试卷交了上去。

  克鲁兹看到克蕾娜第一个交卷,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满意的【琴帝】点了点头,把她的【琴帝】试卷拿在手中。至于叶音竹,他只是【琴帝】多看了几眼而已。似乎对一脸优雅气息的【琴帝】叶音竹并不太重视。

  像克鲁兹这样经历铁血生涯成长起来的【琴帝】一代名帅,对叶音竹这种年轻人自然不会太重视。在他看来,这气质优雅的【琴帝】年轻人应该是【琴帝】出自哪个大家族的【琴帝】,更多的【琴帝】恐怕只是【琴帝】纸上谈兵而已。

  接过两人的【琴帝】试卷,克鲁兹先拿起克蕾娜的【琴帝】试卷看了起来,脸上流露出的【琴帝】满意神色是【琴帝】无法掩饰的【琴帝】,频频点头,拿过一根红笔,他不断在上面标注着一些什么。

  克蕾娜吐了吐舌头,低声向叶音竹道:“看来,我写的【琴帝】战术还是【琴帝】有一定问题的【琴帝】。你看,克鲁兹元帅在给我挑选毛病呢。不过,一般来说,他挑选的【琴帝】毛病越多,就证明战术越可行。看来,我有希望进入决赛哦。”

  叶音竹听着她的【琴帝】话只是【琴帝】报以微笑,却并没有说什么。

  一会儿的【琴帝】工夫,克鲁兹已经批阅完了克蕾娜的【琴帝】试卷,向她点了点头,微笑道:“不愧是【琴帝】跟我学出来的【琴帝】。你这丫头总算没让叔叔白费劲。这下,我也算是【琴帝】能向你爸爸交代了。只不过,公主殿下挑驸马的【琴帝】人选要少一个了。”

  克蕾娜大喜,按说成绩是【琴帝】不会现在通知的【琴帝】,但他和克鲁兹的【琴帝】关系明显不一般,立刻得到进入决赛的【琴帝】好消息,顿时令这姑娘一脸的【琴帝】兴奋。

  叶音竹微笑道:“恭喜了,克蕾娜小姐。”

  克蕾娜这才想起叶音竹,赶忙向克鲁兹低声道:“叔叔,这位是【琴帝】我的【琴帝】朋友,你也帮他看看试卷情况如何。”她也不敢肯定叶音竹在军事方面的【琴帝】见解到了什么程度。但却急于知道他究竟是【琴帝】什么水平。

  克鲁兹瞥了叶音竹一眼,他还清晰的【琴帝】记得,当所有人都动笔的【琴帝】时候,这年轻人还在和自己的【琴帝】侄女眉来眼去,淡淡的【琴帝】说了一句,“如果他的【琴帝】试卷中大部分和你一样的【琴帝】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克蕾娜一愣,“叔叔,你说什么呢?我们俩的【琴帝】试卷怎么会有大部分一样。啊,你……”短暂的【琴帝】惊讶后她才明白过来,克鲁兹的【琴帝】意思明显是【琴帝】在说叶音竹抄袭。

  转头看向叶音竹时,克蕾娜刚好从叶音竹目光中捕捉到一丝淡淡的【琴帝】寒意,那种令她发自内心颤栗的【琴帝】寒意顿时令她全身一冷。而这时叶音竹已经开口了。

  “元帅何不看了再说。”虽然对于军事方面,叶音竹并不像对自身斗气、魔法那么有信心,但他是【琴帝】真正经历过那场战争的【琴帝】指挥者,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当时的【琴帝】情况和变化,经过修改的【琴帝】战术,他自信,就算不是【琴帝】天衣无缝,也绝不是【琴帝】没有亲自参与那场战争的【琴帝】人所能比拟的【琴帝】。

  克鲁兹愣了一下,他也不是【琴帝】第一次执掌这文比测试了,但像叶音竹这样从容淡定的【琴帝】考生却还是【琴帝】第一次见到。随手打开考卷,低头看去。

  初看时,克鲁兹不禁有点噗之以鼻的【琴帝】感觉,这考生字写的【琴帝】虽然很漂亮,但文笔却一般的【琴帝】很,用字平平,平白直叙,连修辞都没用上。和自己的【琴帝】侄女克蕾娜相比,就要差得多了。

  但随着克鲁兹目光向下扫,他的【琴帝】眼神突然变了,变得无比锐利,猛地抬头看了叶音竹一眼,眼中充满了闪亮的【琴帝】光彩,紧接着,有些迫不及待的【琴帝】再次低下头看向考卷上的【琴帝】文章战策,一口气读完,其中并没有像看克蕾娜文章那样去修改什么,虽然有几次提笔,但最后还都是【琴帝】放弃了。

  克蕾娜在一旁看的【琴帝】也是【琴帝】莫名其妙,从她的【琴帝】角度当然看不到叶音竹考卷上写的【琴帝】是【琴帝】什么,但叔叔这样的【琴帝】表情他却还是【琴帝】第一次见到。一代名帅,竟然产生出犹豫不决的【琴帝】情绪,怎能不令人惊讶。那叶苏怎么算也是【琴帝】过了初试的【琴帝】,多少也应有些真才实学吧,可叔叔却一次都未在他试卷上动笔修改,难道,这人真的【琴帝】是【琴帝】草包么?不,不可能的【琴帝】,草包会像他这么从容自若?

  半晌,当克鲁兹再次抬起头时,他脸上轻视的【琴帝】神色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深深的【琴帝】看着叶音竹,沉声道:“这位考生,你从何而来?”

  叶音竹淡然道:“阿卡迪亚王国。”

  克鲁兹继续问道:“可曾从军?”

  叶音竹摇首道:“未曾。”

  像是【琴帝】松了口气似的【琴帝】,克鲁兹向他点了点头,道:“好了,你的【琴帝】考试已经结束,可以出去了,明天武比之前将公布文比成绩。”

  叶音竹微微施礼后,转身朝外面而去。

  眼看叶音竹就这么走了,克蕾娜不禁有些急了,“叔叔,他的【琴帝】答卷真的【琴帝】就那么差么?您别生他的【琴帝】气,他这个人就是【琴帝】这样,总是【琴帝】什么都不在乎似的【琴帝】。”

  克鲁兹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他不在乎恐怕是【琴帝】因为他对自己有绝对的【琴帝】自信。这样的【琴帝】年轻人,我还是【琴帝】第一次见到。”

  克蕾娜一愣,“叔叔,您什么意思?我知道您不是【琴帝】小气的【琴帝】人,不会生他的【琴帝】气了吧。”

  这回轮到克鲁兹惊讶了,“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骄傲虽然不可取,但也要看是【琴帝】谁,有些人,本身就有着骄傲的【琴帝】本钱。”

  克蕾娜道:“这么说,他的【琴帝】答卷不算差了,可是【琴帝】,您为什么不在他的【琴帝】试卷上批阅呢?”

  克鲁兹轻叹一声,眼中的【琴帝】目光却变得极其明亮,“我不在他的【琴帝】试卷上写修改意见,是【琴帝】因为我根本提不出任何意见。”

  看着克蕾娜呆滞的【琴帝】表情,克鲁兹在叶音竹的【琴帝】那份试卷上拍了拍,眼含深意的【琴帝】道:“我以前从不相信有完美的【琴帝】战术,但现在我信了。尽管只是【琴帝】纸上谈兵,但是【琴帝】,这个年轻人在军事上的【琴帝】才华却是【琴帝】我生平仅见。”

  一边说着,克鲁兹又将克蕾娜的【琴帝】试卷放在叶音竹的【琴帝】试卷旁边,“初看你的【琴帝】试卷,文字华丽,内容精彩,总论形式条条有道,条理分明。各种设想合理,指挥精妙。不愧是【琴帝】我教出来的【琴帝】弟子。我以为在这文榜之中能超过你的【琴帝】人绝不多见。而看他的【琴帝】文章时,却觉得他用字平平全文竟无一句描写或者华丽的【琴帝】语句,给人很平淡的【琴帝】感觉。可仔细看时,却发现此人之才,足以称之为国家栋梁。虽然言语平淡,但每一句都切中要点,用词极为简洁,没有半句废话,可又阐述的【琴帝】分外清楚。而且,在他这篇文章中,竟然没有一句假设类的【琴帝】语句,完全是【琴帝】以肯定的【琴帝】口气进行战术布置。思想缜密,毫无遗漏,竟是【琴帝】用兵如神。奇正相辅,正时如鹏程万里,气吞山河。奇时如偏锋利剑,无孔不入。我自问不如。”

  克蕾娜原本只是【琴帝】想尽量帮叶音竹争取一下,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琴帝】叔叔,蓝迪亚斯帝国一代名帅克鲁兹居然会对那叶苏评价如此之高。远在自己之上。

  克鲁兹眼看他们的【琴帝】低声交谈已经引起了前排考生的【琴帝】注意,轻咳一声,唤醒克蕾娜,“你先出去吧。这个考生的【琴帝】试卷我还要多看几遍,今晚我会向你父亲汇报的【琴帝】。”

  当克蕾娜从考场跑出,寻觅叶音竹的【琴帝】身影时,那平淡优雅的【琴帝】男子却早已消失不见。

  不甘心的【琴帝】跺了下脚,克蕾娜看着考场出口的【琴帝】方向,自言自语道:“反正你还要参加魔法比试,明天也要来拿决赛令牌,总会抓到你的【琴帝】。”说完这句话,她心中突然有几分奇异的【琴帝】感觉,这个人,真的【琴帝】如叔叔所说,乃是【琴帝】哪种军事大才的【琴帝】话,爸爸一定会将他留在蓝迪亚斯的【琴帝】。真想不通,阿卡迪亚那令人颓废的【琴帝】地方也会出这样的【琴帝】人才。只是【琴帝】不知道他的【琴帝】魔法水平到了什么程度,真的【琴帝】只是【琴帝】蓝级初阶么?即使只是【琴帝】如此,以他的【琴帝】年纪,也算是【琴帝】天才了吧。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