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上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上

  夜色越来越深,尽管已经进入了初春,但极北荒原却还是【琴帝】很冷。

  轻轻的【琴帝】动了一下,蜷缩在紫怀中的【琴帝】安琪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的【琴帝】疲倦难以掩饰,但更多的【琴帝】却是【琴帝】满足和释然。

  大眼睛眨了眨,一滴晶莹的【琴帝】泪珠顺着修长的【琴帝】眼睫毛缓缓滑落。

  那天,她走了,她故意气紫之后走了,她利用了紫和叶音竹的【琴帝】兄弟之情。她只是【琴帝】希望在自己离开之后,紫会因为这样而更快的【琴帝】忘记她。

  渐渐的【琴帝】远离极北荒原,安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他心中,那紫色的【琴帝】身影不断的【琴帝】放大。

  她不甘,但也不敢,她是【琴帝】多么希望能够像苏拉、海洋跟随叶音竹那样留在紫身边啊!

  但是【琴帝】,她不能,她知道自己是【琴帝】个罪人,所以,她必须要走。

  就在安琪原力雷神之锤要塞三天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记起,自己这罪恶的【琴帝】身体还有唯一宝贵的【琴帝】东西存在。那是【琴帝】贞艹。

  所以,她回来了,她已经生无可恋,而这最后的【琴帝】珍贵她想要留给自己唯一心爱的【琴帝】男人。

  在这强烈的【琴帝】执念作用下,她忽略了其他的【琴帝】一切,赶了回来,精心打扮之后来到了紫的【琴帝】府邸,以她的【琴帝】实力,不想被人发现自然简单的【琴帝】很,再见到紫,她心中强烈的【琴帝】爱恋摹厩俚邸垦以抑制,但她还是【琴帝】始终告诉着自己,自己是【琴帝】来将最宝贵东西给他的【琴帝】,然后就结束一切,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发生了先前的【琴帝】这一切。

  此时,在安琪心中,除了强烈的【琴帝】满足以外,还有着无尽的【琴帝】空虚。

  结束了么,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么?刚才的【琴帝】美好已经远去,自己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他,离开所有的【琴帝】一切。

  悄悄的【琴帝】,安琪从那宽阔的【琴帝】臂膀中划出,像一个刚刚嫁人的【琴帝】小妻子那样替紫拉上被子,遮盖住他那雄壮的【琴帝】身体,小心翼翼的【琴帝】下床,没有发出一点声息。

  突然,她眉头轻皱,下身的【琴帝】痛楚令她连行走都变得有些艰难,体内斗气流转,这才减弱了几分痛苦,小心翼翼的【琴帝】向外走去。

  走出卧室,独自站在院落之中,抬头望天,今夜的【琴帝】天气格外晴朗,漫天星斗照耀,却无法带给她一丝温暖。只有那初春的【琴帝】寒冷侵袭。只是【琴帝】,她的【琴帝】心却要比外界的【琴帝】温度更加寒冷。

  “紫,对不起,我要走了。忘了我吧。”深深的【琴帝】看了一眼自己亲手关闭的【琴帝】房门,泪水不受控制的【琴帝】倾泻而下,在斗气的【琴帝】作用下,安琪腾空而起,艹纵着风的【琴帝】力量用尽自己最快的【琴帝】速度朝着雷神之锤要塞外飞去。

  夜很凉,晶莹的【琴帝】泪珠在空中很快就会变成冰粒飘洒而下,安琪强忍着心中的【琴帝】悲伤,她不能让自己死在他身边,她要走的【琴帝】远远的【琴帝】,将自己的【琴帝】生命找一处无人的【琴帝】地方埋葬。

  她没有飞向人类的【琴帝】世界,而是【琴帝】飞向极北荒原深处,这里是【琴帝】他的【琴帝】领地,就让自己死在这片荒芜的【琴帝】极北荒原之中,让自己的【琴帝】灵魂默默的【琴帝】注视着他所统治的【琴帝】领地。

  雷神之锤要塞逐渐在身后缩小,安琪的【琴帝】心也越来越冷,就在她准备寻找自己埋骨之所的【琴帝】时候,突然,一个浑厚的【琴帝】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安琪的【琴帝】身体骤然颤抖了一下,猛的【琴帝】回过身时,眼中已经是【琴帝】一片骇然。

  高大雄壮的【琴帝】身躯就在她背后几十米外,**着上身,紫发飘扬,那深邃的【琴帝】紫眸之中,带着柔情和温暖,也有一丝淡淡的【琴帝】责怪。

  “你……”安琪看着他,咽喉中仿佛梗住了什么,再也说不出话来。

  “跟我回去。”紫静静的【琴帝】看着她,没有责怪,声音中只有温柔。如果有魔兽在这里,他们绝对无法相信,冰冷果决的【琴帝】紫帝竟然还有如此温柔的【琴帝】一面。

  用力的【琴帝】摇了摇头,仿佛要坚定自己的【琴帝】决心似的【琴帝】,安琪艰难的【琴帝】吐出一个字,“不。”

  “跟我回去。”紫重复着自己的【琴帝】话。

  安琪用力的【琴帝】摇着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琴帝】风筝一般在空中纷乱飘洒,“你走,你走吧。我和你之间已经结束了。我不爱你,我讨厌你。你走,去找叶音竹吧。找你的【琴帝】兄弟去。我不爱你,不爱你。不爱你。你滚,滚的【琴帝】远远的【琴帝】。”

  紫淡定的【琴帝】看着她,“你不爱我?那你为什么会回来?刚才的【琴帝】一切又是【琴帝】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琴帝】我高兴,我有**,想随便找个人发泄,不行么?”安琪的【琴帝】神色骤然变冷,猛的【琴帝】甩开脸上的【琴帝】泪水,脸色冰冷的【琴帝】看着紫。

  紫轻轻的【琴帝】摇了摇头,“你是【琴帝】在骗我,还是【琴帝】在骗你自己?如果你真的【琴帝】只是【琴帝】想找个人发泄**,那么,我会让你发泄一生一世,你的【琴帝】**,也只可以向我发泄。”

  安琪发现,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好不容易坚持的【琴帝】冰冷却很容易瓦解,她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的【琴帝】心就要臣服。

  “你滚,谁说一定就要和你发泄。你滚,滚啊!”泪水,终于还是【琴帝】再次流淌。

  紫看着她,酷酷的【琴帝】样子,温柔的【琴帝】眼神,截然相反的【琴帝】对比不断令安琪的【琴帝】心震颤。

  “那天,你问过我,如果你和音竹同时遇到生命危险我会去救谁。好,现在我回答你。”

  安琪愣了一下,看着紫,眼中的【琴帝】泪水暂时收歇。

  紫严肃的【琴帝】说道:“我会救音竹,因为他是【琴帝】我的【琴帝】兄弟,没有他,就没有我的【琴帝】今天。”

  安琪冷冷的【琴帝】看着他,“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走吧,回你的【琴帝】雷神之锤要塞去,回你的【琴帝】好兄弟身边去。”

  紫淡然道:“听我把话说完。我救音竹,全我兄弟之义,但你是【琴帝】我的【琴帝】女人,是【琴帝】我的【琴帝】妻子。因为没能救你而让你死去,我不会伤心,但是【琴帝】,我会随你去死。你知道的【琴帝】,我一向是【琴帝】个霸道的【琴帝】比蒙,既然当初认定了你,就算你逃到地狱,我也不会放过你。”

  紫不会说情话,但是【琴帝】,他此时的【琴帝】回答却比任何情话都更令安琪的【琴帝】心颤动。她那为难紫的【琴帝】问题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琴帝】答案。救兄弟,与妻同死。安琪眼前已经变得一片模糊,她心中的【琴帝】防线几乎在刹那间就已经土崩瓦解。

  “紫。”哽咽中,那娇柔的【琴帝】身躯仿佛找到了自己避风的【琴帝】港湾一般投入到了那高大宽广,同时也**着的【琴帝】怀抱之中。直到此刻,安琪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爱自己。

  “傻瓜,幸福就要来临,哭什么?”紫温柔的【琴帝】拥住她,柔声安抚着自己的【琴帝】爱人。

  安琪泣道:“你不明白的【琴帝】。我们不能在一起。你是【琴帝】音竹的【琴帝】好兄弟,你是【琴帝】琴城的【琴帝】一份子,你是【琴帝】比蒙的【琴帝】皇者,兽人的【琴帝】皇者。而我,却只是【琴帝】一个罪人。我根本无法原谅自己曾经所做的【琴帝】一切,我的【琴帝】族人也不会原谅我。除了死,我没有别的【琴帝】办法。你知道么?我多么想和你在一起,永远的【琴帝】和你在一起,为你生好多好多的【琴帝】孩子,可是【琴帝】,我做不到,我真的【琴帝】做不到啊!紫,求求你,放过我吧,让我走吧。这一生,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琴帝】爱人,我知足了。活了几百年,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什么是【琴帝】生命的【琴帝】意义。”

  紫轻叹一声,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你心中的【琴帝】顾忌。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悄悄的【琴帝】走我却依旧能够发现。因为,同样的【琴帝】事情也出现在过音竹身上。当我今晚看到你的【琴帝】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你不是【琴帝】来和我重聚那么简单。既然你是【琴帝】我的【琴帝】女人,那么,你以前的【琴帝】罪孽也就是【琴帝】我的【琴帝】罪孽。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替自己的【琴帝】女人接下一切,那就不配站着撒尿。”

  “紫——”安琪发现,自己再也无法从紫的【琴帝】怀抱中挣脱,他的【琴帝】手臂是【琴帝】那样的【琴帝】有力,不但搂着自己的【琴帝】身体,他那霸道的【琴帝】能量也禁制住了自己的【琴帝】一切行动。

  低下头,在安琪的【琴帝】额头上轻吻一下,“就让我替你解决一切吧。”一边说着,紫调转身形,就那么搂着安琪朝着来时的【琴帝】方向飞速飞去。

  安琪慌了,她的【琴帝】心已经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紫,你,你要做什么?”

  紫微微一笑,道:“替你偿还以往的【琴帝】罪孽。让你能够安心的【琴帝】呆在我身边,做我的【琴帝】妻。”话音一落,他的【琴帝】身体再次加速,宛如一颗流星般快速朝着雷神之锤要塞的【琴帝】方向飞去。

  安琪想要挣扎,但却一点力气也无法用出,她想尽办法想要阻止紫,可是【琴帝】,紫的【琴帝】心却是【琴帝】那么的【琴帝】坚定。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