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暗塔之秘 上

第二百七十六章 暗塔之秘 上

  叶音竹有些惊讶,法蓝魔法师们居然是【琴帝】一个这样松散的【琴帝】组合是【琴帝】他完全没有想到的【琴帝】,不过,也正是【琴帝】因为如此,在奥布莱恩决定放弃斯隆的【琴帝】时候才能没有任何顾忌吧。

  苏拉道:“法蓝七塔塔主代表的【琴帝】是【琴帝】七系最强大的【琴帝】存在,只有各系最强的【琴帝】魔法师才能够担任。例如,如果现在有一名暗摹厩俚邸咖系摹厩俚邸咖法师认为自己的【琴帝】实力足够,甚至可以向塔主发动挑战,在至少四名其他各系塔主的【琴帝】监督下公平对决。如果挑战胜利了,那么,再经过一些考验,他就可以成为新的【琴帝】暗塔塔主。”

  叶音竹微笑道,“你指的【琴帝】考验,一定包括空中这东西了?”

  苏拉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虽然我是【琴帝】斯隆的【琴帝】弟子,但我修炼的【琴帝】并不是【琴帝】魔法,而且,斯隆很少会向我说法蓝的【琴帝】秘密。”

  叶音竹道:“难怪奥布莱恩敢让我担任暗塔塔主,而并不怕我影响法蓝的【琴帝】力量。这么说,能够命令法蓝所拥有势力,就必须要七塔塔主公决了?法蓝骑士也是【琴帝】如此么?”

  苏拉道:“是【琴帝】的【琴帝】。在法蓝的【琴帝】结构中,是【琴帝】不包括法蓝骑士的【琴帝】。在这里,魔法师的【琴帝】地位至高无上。骑士们只是【琴帝】为了保护魔法师而存在。调动法蓝骑士团,也需要七位塔主共同决定签署的【琴帝】命令才可以。也即是【琴帝】说,法蓝向我们琴城发动攻击的【琴帝】时候,七位塔主都是【琴帝】同意的【琴帝】。”

  苏拉已经说的【琴帝】很明白了,潜台词是【琴帝】什么叶音竹自然明白,但他现在已经不会去计较这些,对他来说,还有许多东西是【琴帝】更加重要的【琴帝】。

  “既然如此,这名册不看也罢。它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苏拉微笑道:“那到也不是【琴帝】。法蓝七塔塔主是【琴帝】有排序的【琴帝】,这排序是【琴帝】由两个条件来决定,一个就是【琴帝】本身的【琴帝】实力,另外一个就是【琴帝】在法蓝魔法师中的【琴帝】影响力。身为塔主,如果经常教导本属姓的【琴帝】魔法师,指点他们修炼,自然会让自己的【琴帝】威望更高。这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就算有一天你的【琴帝】实力超过奥布莱恩,恐怕也无法得到多数魔法师的【琴帝】支持成为法蓝塔主之首。”

  “哦?既然如此,我这新来的【琴帝】应该是【琴帝】排在最后才对,可奥布莱恩为什么说我的【琴帝】地位和斯隆一样,只是【琴帝】排在光明塔之后呢?”

  苏拉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琴帝】奥布莱恩为了笼络你吧。我以前听斯隆说过,在近千年以来,法蓝出过两个天才,一个就是【琴帝】暗塔前任塔主菲尔杰克逊大师,而另一个,就是【琴帝】奥布莱恩。斯隆能够达到接近奥布莱恩的【琴帝】实力,除了他本身资质不错修炼刻苦以外,大部分应该还是【琴帝】依靠菲尔杰克逊大师的【琴帝】魂珠,可是【琴帝】,奥布莱恩只是【琴帝】凭借自身的【琴帝】修炼,就能够始终压斯隆一头,可见他的【琴帝】天赋有多么惊人了。而且,奥布莱恩的【琴帝】年纪还要比斯隆小近二十岁。他是【琴帝】自菲尔杰克逊大师之后,最有可能突破真神级的【琴帝】圣魔导师。”

  说到这里,苏拉停顿了一下,郑重的【琴帝】对叶音竹道:“音竹,你千万不要小看奥布莱恩。这个人不但实力强大,而且非常聪明,这次的【琴帝】事他在最后关头突然改变主意,固然是【琴帝】因为玛丽娜姐姐带来的【琴帝】消息,同时,也是【琴帝】充分考虑了得失。奥布莱恩在法蓝的【琴帝】威望无人能出其右。法蓝大部分决定几乎都是【琴帝】由他定夺的【琴帝】,其他几位塔主更多的【琴帝】只是【琴帝】提出一些意见而已。以前还有实力与他相近的【琴帝】斯隆能够勉强制衡,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尽管他修炼的【琴帝】是【琴帝】光明系摹厩俚邸咖法,但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究竟在想什么,是【琴帝】否像他自己所说的【琴帝】那么伟大。”

  叶音竹静静的【琴帝】听着苏拉的【琴帝】话,奥布莱恩确实是【琴帝】个聪明人,以他现在在法蓝的【琴帝】地位,可以说整个龙崎努斯大陆也无人能出其右,自己上升的【琴帝】虽然快,但和根基稳固的【琴帝】他相比还是【琴帝】有着不小的【琴帝】差距。这个人,自己果然要小心才行,一定不能让琴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琴帝】势力被他所同化。

  “苏拉,我明白你的【琴帝】担心。奥布莱恩这个人比斯隆更加可怕,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琴帝】他还不会对我们不利。就算奥布莱恩也有野心,但对他更重要的【琴帝】还有两件事。一个是【琴帝】保住他现在的【琴帝】地位,另一个就是【琴帝】冲击真神级。想要保住他的【琴帝】位置,他首先要做的【琴帝】就是【琴帝】保住人类,保住我们这片大陆。所以,我相信在对付深渊位面上,他绝不会耍花招。至于提升到真神级,就是【琴帝】他自己的【琴帝】修炼了。”

  苏拉沉吟道:“你是【琴帝】说,在解决深渊位面之前,他不会对我们不利么?”

  叶音竹道:“那到不是【琴帝】。对于他我们还是【琴帝】要有所防备,他无非是【琴帝】要利用我们琴城的【琴帝】实力,但我们又何尝不是【琴帝】在利用他呢?法蓝存在的【琴帝】已经太久太久了,奥布莱恩的【琴帝】话说的【琴帝】很漂亮,他说过,如果为了保住人类而令法蓝解体他也在所不惜。现在虽然大陆暂时恢复了和平,但对我们与法蓝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琴帝】是【琴帝】提高自己的【琴帝】实力。最好的【琴帝】结果,就是【琴帝】奥布莱恩哪怕有吞并琴城的【琴帝】野心,却永远不敢向琴城下手。那样的【琴帝】话,或许他真的【琴帝】会永远成为我们的【琴帝】合作伙伴。”

  苏拉呆呆的【琴帝】看着叶音竹,“可是【琴帝】,这可能么?”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琴帝】不可能的【琴帝】。但是【琴帝】,这要有一个前提。”

  这次,连海洋都不禁开口问道:“什么前提?”

  叶音竹身上突然释放出强大的【琴帝】自信,“这个前提就是【琴帝】,我要比他先达到真神级。”

  听了他的【琴帝】话,海洋和苏拉不禁同时睁大了眼睛,看着叶音竹,久久说不出话来。

  叶音竹道:“我从来没想过要拥有怎样的【琴帝】势力,但是【琴帝】,也绝不会随便让人爬到我头上,更不会让我的【琴帝】伙伴们受到伤害。奥布莱恩有他的【琴帝】优势,我也有自己的【琴帝】优势。就让我们看看,谁先达到那样的【琴帝】程度吧。你们都是【琴帝】紫级,还没有达到次神级,或许还无法理解级别差异之间的【琴帝】情况。你们或许还记得我在面对雷神古蒂时的【琴帝】情况。最初的【琴帝】时候,古蒂拥有雷神之锤,紫级九阶的【琴帝】强者,甚至有可能达到了紫级九阶的【琴帝】巅峰。那时,即使是【琴帝】我拥有超神器枯木龙吟琴,也不敢说一定能够击败他,就算可以,也必然会受到重创。”

  “但是【琴帝】,当我通过雷元素的【琴帝】破坏力,终于冲破了魔武极壁达到次神级之后,古蒂在我面前就只不过是【琴帝】个小丑而已。那时候我的【琴帝】感觉很奇怪,仿佛只要抬手之间就能将他毁灭似的【琴帝】。这就是【琴帝】级别上的【琴帝】差异。次神级初阶和紫级巅峰,相差只有一阶,但也是【琴帝】一级,就是【琴帝】这简单的【琴帝】差距,就令我们之间的【琴帝】实力对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琴帝】变化。这种等级的【琴帝】差异越在高级出现,就越明显。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达到了真神级,就算同时面对法蓝七塔塔主,也必然能够获得胜利。”

  苏拉恍然道:“我明白你的【琴帝】意思了。奥布莱恩虽然已经是【琴帝】次神级八阶,但突破到真神级这个平静还从未在我们龙崎努斯大陆人类身上出现过。这个平静就算是【琴帝】百年,奥布莱恩也未必能够成功。但你的【琴帝】修炼是【琴帝】不一样的【琴帝】,突破了魔武极壁,达到次神级之后,你在未来的【琴帝】修炼要比他轻松的【琴帝】多。”

  对于妻子,叶音竹没有什么隐瞒,早在圣光城的【琴帝】时候,他就已经将自己的【琴帝】基本情况告诉了苏拉和海洋。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这也是【琴帝】奥布莱恩对我最大的【琴帝】忌惮。我能感受到他情绪中的【琴帝】那一丝犹豫,虽然他掩饰的【琴帝】很好,但我毕竟继承了菲尔杰克逊老师的【琴帝】魂珠,他在灵魂中的【琴帝】一丝波动是【琴帝】无法瞒过我的【琴帝】。我可以肯定,奥布莱恩是【琴帝】经过极大的【琴帝】挣扎才决定与琴城合作,而不是【琴帝】在我未发展起来之前将我毁灭。虽然我不知道是【琴帝】什么原因让他做出这样的【琴帝】决定。但却可以肯定,奥布莱恩现在对我几乎没有了敌意。像他这样的【琴帝】人,一定不会做任何无谓的【琴帝】事。他需要借助我的【琴帝】力量,或许,在他达到次神级九阶之后,还会请我帮忙冲击神级,但这些现在来说都不重要,对我来说,最重要的【琴帝】是【琴帝】时间。只要给我时间,让我的【琴帝】实力达到足以与他抗衡的【琴帝】程度时,不论是【琴帝】奥布莱恩还是【琴帝】法蓝,再做任何决定都必须要考虑清楚。”

  苏拉轻叹一声,“果然,实力才是【琴帝】一切的【琴帝】根本。我们现在只是【琴帝】静观其变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目前只能如此。法蓝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巩固封印的【琴帝】同时,为了对付深渊位面做准备。这些都是【琴帝】我们可以利用的【琴帝】时间。我们要尽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好处。至于所谓的【琴帝】考验……”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