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征服法蓝的【琴帝】是【琴帝】我的【琴帝】孩子? 中

第二百七十七章 征服法蓝的【琴帝】是【琴帝】我的【琴帝】孩子? 中

  “啊?”叶音竹呆呆的【琴帝】感受着麦克米兰的【琴帝】真诚,一时间不禁说不出话来。

  法蓝七塔塔主是【琴帝】这样就能收买的【琴帝】?心中产生出一种啼笑皆非的【琴帝】感觉。

  确实,他不可能了解法蓝几位塔主现在的【琴帝】心境,他们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是【琴帝】神一般的【琴帝】存在,但谁又能够知道,他们承受了多少孤寂?

  就在刚才,在叶音竹提出让自己的【琴帝】孩子成为奥布莱恩的【琴帝】教子时,仿佛唤起了他们作为人的【琴帝】本姓,就像母亲对孩子的【琴帝】爱是【琴帝】最无私的【琴帝】那样,他们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琴帝】家人,想起了亲情的【琴帝】感觉。在这一刻,他们几乎是【琴帝】迫不及待的【琴帝】想要更深刻的【琴帝】去感受。

  以奥布莱恩最为沉稳的【琴帝】心姓都无法和这种感觉相抗衡,更何况是【琴帝】其他五位塔主了。

  当然,能够让他们产生出这种感觉,也是【琴帝】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在叶音竹确实已经达到了与他们同等地位的【琴帝】前提下才会出现。

  海洋掐了叶音竹一下,示意他赶快答应。不管下一个孩子是【琴帝】苏拉还是【琴帝】海洋生,多一个魂塔塔主当教父,再加上奥布莱恩,这法蓝以后不是【琴帝】成了叶音竹家的【琴帝】?

  叶音竹是【琴帝】想答应,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另外四位塔主已经抢着道:“麦克米兰,你不能独占,下一个孩子应该认我当教父才对。”

  异口同声,一样的【琴帝】话,一样急切的【琴帝】表情,让叶音竹再次陷入呆滞。这个……,似乎谁也不能得罪,而且,他们都是【琴帝】绝对真诚的【琴帝】好意。

  叶音竹突然发现,眼前这六个人,已经不再是【琴帝】什么魔法师的【琴帝】信仰,什么强大的【琴帝】圣魔导师,而只是【琴帝】六个老人,六个孤独而可怜的【琴帝】老人。

  比叶音竹更加吃惊的【琴帝】,就要属一旁的【琴帝】光明圣女玛丽娜了。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老师居然会出现那样的【琴帝】表情,如此不顾一切的【琴帝】去使用神圣赐福,也从没看到过这些被自己称为老师的【琴帝】法蓝塔主们居然会比抢超神器还要激动。天啊!这究竟是【琴帝】怎么了?

  “是【琴帝】我先说的【琴帝】,总有个先来后到吧。”麦克米兰不满的【琴帝】看着其他四位塔主。

  火塔塔主桑德斯的【琴帝】脾气就像他的【琴帝】魔法属姓一般,“这东西也有先来后到的【琴帝】嘛?音竹他们还没有第二个孩子呢,应该让音竹来挑选才对。”

  麦克米兰傲然道:“音竹的【琴帝】根本是【琴帝】精神系摹厩俚邸咖法师,和我同源,当然是【琴帝】选我。”

  桑德斯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以后教孩子精神系摹厩俚邸咖法能够比音竹教的【琴帝】好么?从这点上看,我们四个都比你强。”

  令叶音竹大跌眼镜的【琴帝】是【琴帝】,水塔塔主西拉斯,土塔塔主威尔肯斯和风塔塔主德文凯西竟然同时点头,赞成桑德斯的【琴帝】话。

  “你,你们……”麦克米兰大怒,竟然举起了手中的【琴帝】法杖,就要朝桑德斯打过去。

  “等一下。”一声带着灵魂震慑的【琴帝】呼喊令五位即将内战的【琴帝】塔主停了下来。目光同时转向声音的【琴帝】方向。

  感受着五名塔主目光的【琴帝】注视,叶音竹无奈的【琴帝】道:“各位大师,现在我的【琴帝】第一个孩子还没有出生,你们这么早就开始争,是【琴帝】不是【琴帝】早了点?”

  五位塔主愣了一下,他们同时惊讶的【琴帝】发现,自己的【琴帝】情绪怎么会变的【琴帝】如此激动?要知道,他们的【琴帝】精神力极为强大,多年的【琴帝】修炼,心神何等稳固,绝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琴帝】。

  不过,他们很快就释然了,连光明塔主奥布莱恩也因为那小生命而产生心态变化,更何况是【琴帝】他们呢?或许,真的【琴帝】是【琴帝】太寂寞了吧。

  内心的【琴帝】感触,令他们回想起了自己这一生的【琴帝】经历,法蓝固然带给了他们强大的【琴帝】力量和高高在上的【琴帝】地位,但也同时剥夺了许多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琴帝】东西。

  眼神黯淡了许多,五位塔主重新坐回自己的【琴帝】位置,情绪明显出现了几分低落。

  叶音竹清楚的【琴帝】感受着这些塔主情绪上的【琴帝】变化,微微一笑,道:“各位大师,你们不必如此,为了法蓝,你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和我的【琴帝】妻子们都还很年轻,不如这样好了,我们以后再有了孩子,就请各位大师做他们的【琴帝】教父。我有两位妻子,我想,再生五个孩子应该也不算太难吧。”

  听了叶音竹这句话,五位塔主的【琴帝】目光顿时重新变得亮了起来,麦克米兰立刻说道:“我预约下一个。”

  “不行,第二个孩子应该做我的【琴帝】教子。”

  争执再起。

  一旁的【琴帝】光明圣女玛丽娜忍不住失笑道:“各位老师,第二个和第三个又有什么区别呢?”

  麦克米兰几乎是【琴帝】脱口而出,道:“当然有区别,奥布莱恩的【琴帝】神圣祝福只能再用一次了。”

  叶音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五位塔主打的【琴帝】是【琴帝】这个主意,无奈的【琴帝】摇了摇头,道:“各位大师,我想,你们并没有做父亲的【琴帝】觉悟。”

  麦克米兰皱眉道:“做父亲的【琴帝】觉悟?”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大师,您认为,如果我有了孩子之后,我会如何对待他?”

  麦克米兰不假思索的【琴帝】道:“当然是【琴帝】把最好的【琴帝】东西都给他,让他继承你的【琴帝】力量,传授他最强大的【琴帝】能力。成为大陆上未来的【琴帝】强者。”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不,您错了,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五位塔主看着叶音竹的【琴帝】目光略微变化了一下,桑德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琴帝】孩子有所成就么?”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希望。各位大师,有个道理你们一定比我理解的【琴帝】更清楚。想要获得什么,就一定要有所付出。外人看到的【琴帝】,只是【琴帝】你们的【琴帝】强大,但他们却又怎么能了解你们在强大背后付出了怎样的【琴帝】努力呢?我不希望我的【琴帝】孩子没有童年,我对他也没有任何的【琴帝】期望,只要他能健健康康的【琴帝】降生,快乐幸福的【琴帝】过一辈子,我就已经满足了。作为父亲,这是【琴帝】我唯一的【琴帝】心愿。”

  这时,苏拉已经从先前的【琴帝】沉睡中清醒过来,她这么快就能够醒转,和奥布莱恩竭尽全力的【琴帝】神圣赐福有着很大的【琴帝】关系,奥布莱恩自然是【琴帝】知道苏拉本身修炼的【琴帝】是【琴帝】黑暗摹厩俚邸寇力,所以,在进行神圣赐福的【琴帝】时候,他刻意将自己的【琴帝】所有光系摹厩俚邸寇量都过滤掉了,只剩下神圣气息注入苏拉体内,这也是【琴帝】为什么他自身消耗那么大的【琴帝】重要原因。

  而苏拉在承受那神圣气息之后,经过短暂的【琴帝】沉睡,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自然而然的【琴帝】醒转,全身都处于一种懒洋洋的【琴帝】舒适之中。

  苏拉温软的【琴帝】小手递入叶音竹掌中,叶音竹转向她,虽然看不到苏拉的【琴帝】表情,但她却能够清晰的【琴帝】感受到苏拉心中的【琴帝】暖意。

  是【琴帝】的【琴帝】,作为父母,最希望孩子如何?

  健康,平安,幸福,这就是【琴帝】父母的【琴帝】期望。望子成龙者不是【琴帝】没有,但正像叶音竹所说的【琴帝】那样,那需要付出多少?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父母对孩子的【琴帝】爱,永远都是【琴帝】最无私的【琴帝】。

  麦克米兰皱眉道:“可是【琴帝】,以你们的【琴帝】优秀传承,难道希望看到自己的【琴帝】孩子平庸的【琴帝】过一辈子么?”

  叶音竹微笑道:“大师,您还是【琴帝】没明白我的【琴帝】意思。我会尊重孩子自己的【琴帝】选择,如果他希望变得强大,那么,他就要为之付出,反之,如果他只是【琴帝】希望平淡快乐的【琴帝】过一生,我也绝不会逼迫他去修炼。一切,都由他自己来决定。我想这样才是【琴帝】最好的【琴帝】。强加在他身上众多负担,或许会令他在未来变得强大,可是【琴帝】,他真的【琴帝】会快乐么?”

  麦克米兰深吸口气,眼中多了感动,“是【琴帝】的【琴帝】,我明白了。谢谢你,音竹,你给我上了一课。看来,我们的【琴帝】思想还是【琴帝】一直都局限在法蓝,局限在这狭小的【琴帝】空间之中。看来,我们都不配成为你孩子的【琴帝】教父。”

  叶音竹微笑道:“怎么会。其实,我忠心的【琴帝】希望各位大师能成为我未来孩子的【琴帝】教父呢。怎么说,以各位的【琴帝】实力,也是【琴帝】他们最好的【琴帝】保护伞啊!”

  五位塔主都笑了,他们能够感受到叶音竹的【琴帝】真诚,那尚未出生的【琴帝】孩子仿佛成为了他们彼此之间最好的【琴帝】桥梁,隐藏在内心中的【琴帝】隔阂正在悄然消失。

  晚宴结束了,或许是【琴帝】因为神圣祝福消耗太大,奥布莱恩始终处于修炼之中,玛丽娜代替自己的【琴帝】老师将众人送出了光明塔。

  回到暗塔,叶音竹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心中畅快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真没想到,征服法蓝的【琴帝】,竟然会是【琴帝】我们的【琴帝】孩子。”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