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生命水泉旁的【琴帝】神秘中年人 下

第二百八十三章 生命水泉旁的【琴帝】神秘中年人 下

  光刃与七音刃在空中碰撞,瞬时间,火熄,水干,风停,土消,光明变成了黑暗,黑暗被悄然驱散,哪怕是【琴帝】那融合了六种元素的【琴帝】圆融之力,也在顷刻间分成两半。

  七刃齐破,分成两半从那中年人身边悄然掠过,在半空中,它们就已经失去了原本应有的【琴帝】威力消失不见。

  要知道,这可是【琴帝】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发出的【琴帝】高频音刃,汇聚了叶音竹巅峰实力的【琴帝】高频音刃,但对方却只有一击,以点破线,一刃破七刃。

  叶音竹甚至忘记了继续攻击,他已经完全被心中感知的【琴帝】一幕惊呆了。而就在七道音刃被破开的【琴帝】同时,那个中年人合十的【琴帝】双掌却已经分开。这一次,两道金光同时出现在叶音竹的【琴帝】胸口处,他的【琴帝】身体再次飞了出去。

  两道看似同样的【琴帝】金光,进入叶音竹体内后却产生出了截然不同的【琴帝】效果。叶音竹也说不出那究竟是【琴帝】怎样一种感觉,他只是【琴帝】觉得,那两种力量截然相反,就像一种是【琴帝】光明另一种是【琴帝】黑暗,两股截然相反的【琴帝】能量同时进入他体内之后,顿时产生出了无与伦比的【琴帝】破坏力。即使以他那千雷锻造后的【琴帝】身体也禁受不起。

  这一次,连叶音竹自己都不知道飞出了多远,也不知道撞破了多少冰塔、冰林,体内那种两个极端产生的【琴帝】强烈撕扯力似乎要将他的【琴帝】身体完全撕碎一般。

  哇——,一口猩红的【琴帝】鲜血夺口而出,叶音竹整个人的【琴帝】甚至都变得有些迷惘了。那两种恐怖的【琴帝】能量所产生的【琴帝】破坏力只会在雷力之上。更令他惊骇的【琴帝】是【琴帝】,一向可以将任何魔法元素过滤转换成无属姓元素的【琴帝】神源魔法袍却失去了它应有的【琴帝】效果,根本没有改变这两种能量的【琴帝】特姓。

  为什么?这究竟是【琴帝】为什么?

  叶音竹不知道,他只是【琴帝】明白,这个人的【琴帝】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恐怖。

  中年人没有追过来,而叶音竹也再次站起,凭借着坚韧的【琴帝】身体,他接连喷出两口鲜血,以自己那纯净的【琴帝】原力,硬生生的【琴帝】将那两股极端能量通过血液吐了出来。

  那两口鲜血吐在万年玄冰之上,比最灼热的【琴帝】火焰还要恐怖,瞬间蚀穿了冰面,露出两个黑黝黝的【琴帝】洞。

  这一次,叶音竹没有再回冰圈,他甚至没有去用精神力感受那个中年人的【琴帝】存在,以对方比自己更加高级的【琴帝】天人合一境界,就算想要隐瞒身体所在位置,叶音竹没有视觉,也绝对寻找不到他。

  盘膝坐在地上,超神器枯木龙吟琴横于膝盖之上,双手轻放于琴弦,在瞬间,叶音竹的【琴帝】心静了下来。

  他突然想起了神龙王在初见自己时说过的【琴帝】那句话,“泉实而虚,石坚而空,清浊合之,自成宫商。昔人有采药入山,忽闻琴声者,穿松林出溪口,初微渐甚,行里许,见飞泉淙淙然石上流出,遂徘徊竟曰不去,归而象其音,乃为是【琴帝】曲。”

  叶音竹的【琴帝】心在这一刻变得通透起来,他已经不是【琴帝】第一次身处危境了,当年,西多夫元帅就曾经告诉过他,一名合格的【琴帝】士兵,首先需要的【琴帝】就是【琴帝】战场磨砺。一个人的【琴帝】实力也是【琴帝】如此,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要经过不断的【琴帝】战斗,丰富实战经验。同时,也只有在真正的【琴帝】战斗,或者是【琴帝】面临巨大压力时才更容易突破。

  按照正常情况来判断,那中年人的【琴帝】实力如此恐怖,坐地弹琴只会给对方攻击的【琴帝】手段,可是【琴帝】脑海中瞬间的【琴帝】明悟却让叶音竹抓到了一丝灵光,似乎只有他最本源的【琴帝】实力琴曲才有获得胜利的【琴帝】一丝机会。

  叶音竹八指如行云流水般律动于七弦之上,随着那琴曲的【琴帝】清流,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琴帝】声音轻吟道:“夫石静似仁,泉动似智。泉动不撼静,石静不碍动。”

  刹那间,天人合一的【琴帝】能力与他自身的【琴帝】琴意瞬间融为一体,那种玄妙的【琴帝】感觉只有身处其中才能清晰的【琴帝】感受到。正是【琴帝】琴宗终极境界,太玄琴心。叶音竹的【琴帝】心此时很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静,外界的【琴帝】一切再与他无关,心中只有琴,意中也只有曲。

  这首《石上清泉》并不是【琴帝】什么名曲,寓情山水,结盟泉石,恍若悬崖寒溜,跳珠瀑布,夺人心目。详玩曲意,真天地同流之妙矣。最适宜静心。这首琴曲的【琴帝】意境也就在一个静字上。

  琴曲圆融柔和,宛若泉水轻落,又如石间静观,淡淡的【琴帝】琴音之中没有一丝杀气没有一丝跳脱,有的【琴帝】,只是【琴帝】那静静而清幽的【琴帝】曲调。

  在这一瞬间,叶音竹突然发现,自己的【琴帝】感官数以百倍的【琴帝】增强着,原本逊色于对手的【琴帝】天人合一竟然借助这一曲石上清泉瞬间赶超。他清晰的【琴帝】把握到周围发生的【琴帝】一切,那种感觉是【琴帝】美妙的【琴帝】,身心沉浸在琴中,可精神力却静静的【琴帝】停留在那生命水泉旁的【琴帝】中年人身上。

  忽闻琴音,那中年人仿若恒古不变的【琴帝】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些变化。初而惊讶,紧接着却皱起了眉头,原本站在原地不动的【琴帝】身体骤然动了起来。

  他跨出了一步,看上去很小的【琴帝】一步。但他与叶音竹近千米的【琴帝】距离,却就在这一步间消失。

  并不是【琴帝】他这一步腾跃了多远,在叶音竹的【琴帝】意识中,似乎是【琴帝】他与这个中年人之间的【琴帝】距离缩短了似的【琴帝】。

  此时,这一曲《石上清泉》正演奏的【琴帝】是【琴帝】第一阶段,名为:溯源徂流。

  没有刻意去控制,但叶音竹的【琴帝】身体却已经动了起来,原本端坐在地上的【琴帝】他轻飘飘的【琴帝】一个旋转,整个人在旋转中站起,而也就在这一个旋转之中,他躲过了中年人按出的【琴帝】一掌。那一掌是【琴帝】何等快速,但叶音竹却仿佛未卜先知一般。而他所演奏的【琴帝】琴曲却一点也没有因为对手的【琴帝】攻击而停顿,甚至连意境都没有半分的【琴帝】动摇。

  琴曲由第一阶段的【琴帝】溯源徂流已经开始转为第二阶段的【琴帝】碧涧泠泠,双手八指弹动之间,在那美妙的【琴帝】旋律之中,仿佛有无数清流从他手指间激荡而出,化为清澈的【琴帝】泉水,骤然向那中年人喷涌而去。

  整个过程并不快,但却圆融自然,没有一丝烟火气。

  中年人眼中再次流露出几分惊讶,身体骤然后退,此间双手同时按出,一片金蒙蒙的【琴帝】光华在身前凝聚成宛如盾牌一般的【琴帝】存在,硬挡那泉水般的【琴帝】能量。

  奇异的【琴帝】一幕出现了,那原力所化的【琴帝】泉水似乎并没有任何攻击力,激射在金色光盾之上,就如同水流一般溅起在空中飘荡,甚至还勃发出一蓬水雾般动人。

  就在中年人全身金光大盛,准备再次发动攻击之时,突然,叶音竹的【琴帝】琴曲又发生了变化,一连串的【琴帝】清音联结在一起发出一串轻嗡之声。

  如果这里有外人在,只会觉得那是【琴帝】美妙的【琴帝】琴音,可听在中年人耳中,却完全是【琴帝】另外一种感觉。似乎天地间所有的【琴帝】一切都因为这嗡鸣而同时震颤起来。在他眼前以及感觉中所有的【琴帝】一切都距离的【琴帝】颤抖着,那奇异的【琴帝】嗡鸣声侵入脑海之中,竟然令他眼前变得一阵模糊。

  《石上清泉》从第二段进入第三阶段,名为:松籁同音。

  就是【琴帝】这奇异的【琴帝】嗡鸣,竟然硬生生的【琴帝】打断了中年人的【琴帝】攻击,甚至连他挡在面前的【琴帝】金光盾牌也剧烈的【琴帝】颤抖起来,随时都有崩溃的【琴帝】可能。

  中年人心中的【琴帝】惊讶更深了,抬头看向叶音竹时,却发现他面带微笑,眼神闪耀着朦胧而执着的【琴帝】光芒,似乎并没有注意自己这个面前的【琴帝】敌人,整个人都沉浸在那琴曲内。

  中年人有些愤怒了,刹那间,那金色盾牌反卷,将他的【琴帝】身体笼罩在其中,把整个人都渲染成了金色,身体瞬间前移之中,已经骤然来到了叶音竹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再给叶音竹闪躲的【琴帝】机会,仿佛周围的【琴帝】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金色,而叶音竹就是【琴帝】这金色的【琴帝】源头,瞬间海纳百川,中年人双手在自己胸前做出一个柔和旋转的【琴帝】动作,那庞大的【琴帝】金光已经从四面八方奔涌而至,无法闪躲,不能逃离。金光已经封死了叶音竹所有可以逃避的【琴帝】通道。

  这次的【琴帝】攻击,不再是【琴帝】先前那截然相反的【琴帝】两种能量,而是【琴帝】单一的【琴帝】一种,但也是【琴帝】极为奇异的【琴帝】一种,有点像紫的【琴帝】旋风激光斩所形成的【琴帝】大漩涡,但又要比紫的【琴帝】旋风激光斩能量更加纯正,这一击并不只是【琴帝】出现在表面上,同时,也是【琴帝】与天地完全融合在一起,将天人合一化入武技之中,叶音竹也是【琴帝】第一次见到,但此时的【琴帝】他,也将琴曲与天人合一相容,更融入了太玄琴心的【琴帝】境界。这才是【琴帝】秦殇真正想要看到的【琴帝】,东龙八宗真正的【琴帝】琴武合一。

  叶音竹的【琴帝】动作很奇怪,在那海纳百川一般庞大的【琴帝】能量攻击下,他不可能闪躲,但也没有做出任何突出重围的【琴帝】打算。而事实上,中年人施展的【琴帝】这种武技比先前那正反两种能量更加恐怖,如果他真的【琴帝】想从这之中冲出去,只会面临更加恐怖的【琴帝】打击。

  叶音竹就那么在原地坐了下来,这一曲《石上清泉》也转入了第四阶段:虚窗静听。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