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 > 琴帝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收徒传艺 上

第三百一十二章 收徒传艺 上

  看到那八根嫩生生的【琴帝】手指,这一刻,睿琴在叶音竹心中的【琴帝】地位不禁大幅增加,心中对他的【琴帝】喜爱也更多了。

  睿琴毕竟还是【琴帝】个孩子,自然不会注意到叶音竹情绪上的【琴帝】变化,此时他的【琴帝】心神都放在面前这张九德兼备的【琴帝】古琴上。小手抬起抚在琴弦上,开始了他的【琴帝】表演。

  嗡——,当第一声琴音响起的【琴帝】时候,奇异的【琴帝】一幕发生了,琴音竟然不是【琴帝】睿琴弹动而响起的【琴帝】一声,而是【琴帝】两声。听起来,两声嗡鸣似乎是【琴帝】一样的【琴帝】,但也多少有些区别。

  睿琴先是【琴帝】愣了一下,但他还是【琴帝】继续的【琴帝】弹了下去。

  令在场所有人吃惊的【琴帝】不是【琴帝】睿琴超强的【琴帝】记忆力和学习能力,而是【琴帝】从大圣遗音琴中传出,那宛如二重奏一般的【琴帝】琴音。

  每当睿琴弹响一个音符,大圣遗音琴就会自行响起一个音符,自成曲调,与睿琴的【琴帝】弹奏交映生辉。

  重奏似的【琴帝】琴曲带着优雅的【琴帝】情调在这座寝宫中回荡。

  刚开始的【琴帝】时候,大圣遗音琴本身发出的【琴帝】琴声似乎是【琴帝】在模仿睿琴的【琴帝】弹奏,但随着琴曲的【琴帝】深入,它本身传出的【琴帝】琴曲却变得更加和谐轻快,一切都是【琴帝】那么的【琴帝】自然而舒缓,柔和的【琴帝】曲调抒发着动人的【琴帝】情怀,正如之前睿琴所感受到的【琴帝】情绪那样,这首琴曲正是【琴帝】在示爱。

  睿琴的【琴帝】小手有些忙乱了,刚开始他还能跟得上,但随着琴音的【琴帝】节奏逐渐加快,美妙的【琴帝】旋律盘旋而出时,他再弹奏的【琴帝】曲调虽然错误不多,但却怎么都像是【琴帝】混合在曼妙琴曲中的【琴帝】杂音,只会破坏气氛,却一点也没有了应该的【琴帝】优雅。

  睿琴的【琴帝】眼神第一次显得有些慌乱了,当他跟随着大圣遗音琴弹奏到整首琴曲的【琴帝】一半时,终于无法再弹奏下去,双手离开琴弦,怔怔的【琴帝】注视着那自行颤抖的【琴帝】七根通透丝弦,眼中流露着思索的【琴帝】光芒,小小的【琴帝】额头上竟然已经是【琴帝】微微见汗,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

  叶音竹始终没有出声,静静的【琴帝】感受着睿琴的【琴帝】情绪变化,能够在这么短的【琴帝】时间内就恢复沉稳,并且进入思考状态,叶音竹不禁暗暗点头。这孩子真是【琴帝】太聪明了。

  没有了睿琴弹奏的【琴帝】杂音,琴曲的【琴帝】美妙更加动人,每一个倾听者都不自觉的【琴帝】被带入琴曲的【琴帝】情绪之中,苏拉、海洋的【琴帝】俏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琴帝】笑意,在这琴曲之中,她们似乎又回想起了自己与音竹过往的【琴帝】一切美好时光。

  而站在她们身边的【琴帝】香鸾,却已经痴了。

  琴音在袅袅余韵中收歇,七根琴弦最后的【琴帝】同步颤抖散发出一个极其动人的【琴帝】散音,仿佛正是【琴帝】那深爱的【琴帝】情感悠远流长,生生世世的【琴帝】延续。

  睿琴回过身,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琴帝】叶音竹,小脸有些红,并不是【琴帝】因为羞涩,而是【琴帝】兴奋。“老师,您真是【琴帝】太伟大了,您是【琴帝】怎么做到的【琴帝】。我现在才明白之前您做了什么,您竟然把琴曲留在了琴中。那么,它岂不是【琴帝】只要触动琴弦就可以奏响么?”

  叶音竹微微颔首,道:“我有很多必须要去做的【琴帝】事,所以不能留下来亲自教导你。这张大圣遗音琴我就送给你。什么时候你能做到弹奏的【琴帝】琴曲与我留在古琴中的【琴帝】乐曲完全相合,没有一丝差别,那么,在古琴的【琴帝】造诣上,你也算是【琴帝】入门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琴帝】意思吧。”

  睿琴点了点头,道:“您说的【琴帝】完全相合不只是【琴帝】音调上,还有情绪上。如果我也能拥有了这样的【琴帝】情绪,完美的【琴帝】弹奏,那么,就可以算是【琴帝】入门了,对吧。”

  叶音竹点头道:“正是【琴帝】如此。本来,我是【琴帝】不应该留下这首琴曲在古琴中的【琴帝】,你年纪还小,这感情方面的【琴帝】情绪恐怕会很难理解。但这首古琴曲中运用的【琴帝】各种指法和弹奏方法却是【琴帝】最均衡,也是【琴帝】最全面的【琴帝】,适合你这初学者学习。如果你无法做到情绪融入琴曲之中,也不用刻意苛求,你还小,无法理解感情方面的【琴帝】事也很正常。但你一定要做到整首琴曲完全掌握,不只是【琴帝】音调也合拍,同时,你要仔细注意琴弦的【琴帝】颤抖,真正的【琴帝】学会,并不只是【琴帝】琴曲,而且连琴弦的【琴帝】颤抖也要和我留在古琴中的【琴帝】一模一样,你明白了么?”

  睿琴若有所思的【琴帝】道:“老师,这应该是【琴帝】对古琴的【琴帝】控制力吧。”

  叶音竹微笑点头,“每当你弹奏一遍,它都会潜移默化的【琴帝】改变你,辅助你的【琴帝】精神力成长。你年纪这么小就已经如此聪明,精神力远超常人,有了这首琴曲帮助你锻炼精神力,让你更好的【琴帝】掌握它,才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

  睿琴有些兴奋的【琴帝】转过身,抚摸着大圣遗音琴,就像是【琴帝】得到了最好的【琴帝】玩具一般,他重新回转过来的【琴帝】时候,小脸上竟然流露出成年人才应该有的【琴帝】郑重,“老师,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珍爱这张古琴,就像爱惜我自己的【琴帝】生命一样。琴在人在,琴亡人亡。”

  看着睿琴认真的【琴帝】样子,叶音竹心中产生出一种特殊的【琴帝】感动,或许,那应该称作是【琴帝】欣慰吧。

  向他缓缓点了点头,摸摸他的【琴帝】头,“以你的【琴帝】悟姓,具体的【琴帝】修炼方法我不需要多说,你只要记住我之前说的【琴帝】那句话就足够了。让自己在弹琴的【琴帝】时候进入那个境界,你会成功的【琴帝】。”

  睿琴伸出两只小手,握住叶音竹的【琴帝】一只大手,“舍琴之外再无他物。”

  叶音竹对睿琴的【琴帝】教导可以说并不复杂,但所需要的【琴帝】悟姓就算是【琴帝】大多成年人都不太可能拥有。他之前所做的【琴帝】一切看似简单,但那留音于古琴之中的【琴帝】做法,却对他的【琴帝】精神力产生了大量的【琴帝】消耗。

  乃是【琴帝】叶音竹自己发明出来的【琴帝】存音法,原本是【琴帝】为了作用在琴帝号航空母舰上的【琴帝】。

  因为他不可能一直都在航空母舰之中,用这种方法在航空母舰内先留存一些琴曲,当琴帝十二乐坊发动神音攻击的【琴帝】时候,就可以有乐曲来辅助。

  而就在刚才叶音竹将琴曲留存在大圣遗音琴中却要更加复杂,因为他不但把琴曲留了下来,还在琴曲中留下了自己的【琴帝】情绪和精神烙印的【琴帝】痕迹。

  这就变得极其困难。

  别说是【琴帝】香鸾无法理解,就算是【琴帝】一直跟随叶音竹的【琴帝】海洋也只是【琴帝】一知半解。绝对是【琴帝】叶音竹在琴艺方面的【琴帝】巅峰之作。

  叶音竹所说的【琴帝】考验其实本来就没什么,考验是【琴帝】否通过还不是【琴帝】他说了算么?

  在他将琴曲留存在大圣遗音琴的【琴帝】时候,其实就已经准备收睿琴为徒了。

  站起身,叶音竹有些恋恋不舍的【琴帝】看了自己这个开山大弟子一眼,朝西尔维奥道:“叔叔,我们要走了。之前议定的【琴帝】事就麻烦您多多费心。睿琴这孩子天赋异禀,如果可以的【琴帝】话,在他小的【琴帝】时候,不要让他接触太多的【琴帝】权力世界吧。他还是【琴帝】个孩子,应该有属于孩子的【琴帝】童年。至于琴,也不需要过于执着,随他自己的【琴帝】喜好就是【琴帝】了。”

  在叶音竹看来,睿琴作为米兰帝国太子,根本就不可能将心力全部放在学琴上,索姓就顺其自然,他如果能够在五年之内做到之前自己所说的【琴帝】一切,打下基础的【琴帝】话,那么就有再学下去的【琴帝】意义。

  否则,就只是【琴帝】当作一种兴趣也并不是【琴帝】什么坏事。

  毕竟,在所有乐器中,琴德最佳,用来陶冶情艹再好不过。

  西尔维奥、香鸾抱着睿琴,还有弗格森院长与西多夫元帅,一直将叶音竹夫妻三人送出宫门才停下脚步。

  并不是【琴帝】叶音竹不近人情,不想留下来与他们多亲近一段时间,实在是【琴帝】他自身时间紧张。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他去做。

  米兰和蓝迪亚斯两大帝国的【琴帝】支持已经确定,那么,圣战的【琴帝】发动时间也就可以提到曰程上。

  而作为未来的【琴帝】统帅,叶音竹最担心的【琴帝】还是【琴帝】深渊位面的【琴帝】那几项制约。

  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将这些问题彻底解决,才能带领龙崎努斯大陆联军深入深渊位面去实现自己的【琴帝】梦想,彻底断去龙崎努斯的【琴帝】后顾之忧,也为自己的【琴帝】祖先复仇。

  目送着叶音竹夫妻三人消失的【琴帝】身影,睿琴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琴帝】不舍,喃喃的【琴帝】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老师。老师的【琴帝】琴艺造诣恐怕是【琴帝】我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琴帝】吧。姐姐,我现在才相信,你对老师的【琴帝】描述没有半点的【琴帝】夸张。老师他真的【琴帝】很强大,就像无底深潭一般令人无法看透。”

  香鸾轻叹一声,“他真的【琴帝】无法看透么?当初的【琴帝】他,是【琴帝】何等的【琴帝】单纯。只是【琴帝】被世事所逼,才不得不让自己变成了现在的【琴帝】样子。我很明白他为什么会说不让你过多的【琴帝】接触权势。”

  (未完待续)

看过《琴帝》的【琴帝】书友还喜欢